新御书屋 > 种田文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 >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3

[Alpha]老公是万人迷_分节阅读_3

    原本还很担忧的萧乾此刻已经快要笑得摔到地上去了。她伸出手一把按住安珀和的脑袋,胡乱地揉了揉,“薄荷糖,你是不是累傻了。你会做饭,那我的名字要倒着写了。”
    安珀和没有回应,她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校服,那是一件帝*校的上衣制服,宽大的尺寸昭示着她的主人是一个发育良好的alpha。她伸手上去,衣领下歪歪扭扭地缝着一个“景”字。
    她仿佛被烫了一下似的,猛地缩回手。那是自己十六岁给赵景缝的,因为他总是抱怨自己的衣服被人拿错。安珀和突然就湿了眼眶,自己真的回到十六岁了吗?
    那个她第一次知道爱人,也第一次尝到失恋滋味的十六岁。
    这一定是梦吧?对!这一定是梦,说不定自己真在医院躺着呢,可是脑子里却在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林楠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担心自己?
    不行!一定要赶紧醒过来。
    安珀和把制服往一脸懵逼的萧乾怀里一塞,转身就狂奔起来。
    一边跑,一边绝望。这里的一切实在太熟悉了!这是建在帝*校旁边的篮球场,自己无数次陪赵景来这里,看着他打球。
    十七年的时光,安珀和早已经忘了它的样子,但是在看到这里的第一眼,一切记忆都鲜活起来,没错,没错,该死的,这个梦的逻辑完全没错!这不科学!
    安珀和抱着头,不顾一切地往前冲。然后她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那个胸膛带着她熟悉的清香,狠狠地将她撞到在地上。
    安珀和坐在地上愣了几秒钟,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抱歉,刚刚没有注意,你没事吧?”
    一只干净的大手进入她的视线,简直太熟悉了,熟悉到看到手已经知道是谁……安珀和确认般地抬头看着手的主人。
    果然没错……是她丈夫林楠。
    此时的林楠没有久居上位的严肃和连年征伐的煞气,还有些稚嫩的脸庞甚至带着一点局促的神色,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安珀和,有些别扭地向她伸出了手。
    安珀和却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天啦!林楠要是知道在自己的梦里竟然把他幻想成这个样子,一定会打死自己的吧!
    对了,只要痛的话,梦就会醒了。
    一定要醒过来!
    安珀和恶向胆边生,猛地跳起来,狠狠地一把掐住林楠的脸,“快醒来吧!安珀和!”
    少年的脸色瞬间变了,阴沉的仿佛要下暴雨的阴天,他双眸低垂,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眼安珀和。安珀和十分清楚这是林楠生气的前兆。
    她十分清晰地看见少年娇嫩的肌肤已经被她掐出了红印,然而,梦并没有醒。
    wtf?!
    ☆、第3章 大众老公
    一时间世界静寂无声,凉风吹过,安珀和原本就是一身汗,顿时寒毛炸起,一阵凉意直接蔓延到心里。
    所以……我是真的回到了十六岁?!
    “可以把手松开了吗?”林楠尚未成年,但此刻他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初具威力。
    安珀和愣愣地收回手,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远处传来无数的尖叫声。
    “嗷嗷嗷!老公!!”
    “老公!终于看到你啦!”
    “我老公!是我老公”
    ……
    林楠回头看了眼,微微叹了口气,急忙收回威压,绕过安珀和,疾步离开了。
    他走的匆忙,两人肩膀相撞,安珀和被撞得往后退了一步。她看着林楠的背影微微出神,之前一直知道林楠也是帝*校毕业的,但现在才意识到,他不过比自己高一届,又是这么优秀耀眼的人,为什么以前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一群omega呼啦啦追了过来,口里高喊着老公,老公,追着林楠去了。
    安珀和被他们撞得东倒西歪,几乎站不住脚。
    正勉力维持着平衡,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扯出混乱的人群,一头扎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那人的怀抱有着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紧实的肌肉上还有着薄薄的一层汗珠。安珀和已经养成了一种本能,就算过去这么多年,她一如既往地缩起了脖子,心跳如擂。
    自己曾经多少次因为这样的暧昧接触夜不能寐啊。
    低沉的笑声从头上传来,少年的声音充满元气,还带着些许无奈,“明明是跟着我来的,一看到林楠就都喊着老公跑了。”
    怀里的人僵硬着低着头没有回应,赵景有些疑惑地弯下腰,去看安珀和的脸,“薄荷糖,你今天很奇怪哎,明明说好一起回家,干嘛不等我?”
    他挨得很近,鼻尖蹭着她的脸,少年的气息就这么畅通无阻地扑面而来。安珀和仿佛受惊一般一把将他推开。退后几步,大口喘着气。
    赵景一脸茫然,伸出手想去揽安珀和的肩,但看见她抵触的眼神,手伸到一半又默默缩了回来,“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
    安珀和瞪着他没有说话,对于赵景来说是昨天,对于她来说已经过了十七年,鬼知道是什么事情啊!
    赵景无奈的挠挠头,“好啦好啦!昨天卡莲一定要我送她回家,我也不是故意把你丢在酒吧的,是不小心忘记了嘛,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啦。”
    安珀和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不是因为这件事在她的印象中可有可无,而是在她与赵景认识的十几年里,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无数次。安珀和实在是想不起来卡莲是他的第几个对象,而自己又是第几次被抛下。
    她下定决心,隔了十七年,终于决定给自己一个解脱,缓缓地抬头看着赵景,这张自己幻想了整个青春时光的脸,“赵景,我们不要再做朋友了吧。”
    原本以为这句话会很艰难,但是说出口的那一刻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赵景并没有在意,安珀和每次生气都会说些气话,然而又好哄的很,自己稍微哄一哄,就和好如初了。这次他依旧没放在心上,还是嬉皮笑脸地哄着,“我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哎!你就因为这种小事要跟我绝交吗?”
    是啊,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这么说,自己内心就会充满希望,有哪一个人能比自己更了解他?有哪一个人比自己陪伴他的时间更长?无论他追求谁,自己永远都是独一无二,最特别的。他会经常换交往对象,但绝不能离开自己。
    呵呵,安珀和笑了,以前的自己真是个傻逼吧,她眼中含着泪,残忍地揭开最后一道暧昧的纱幔,“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只是想享受这种感觉?赵景,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很多年了吗?”
    “薄荷糖……”赵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不知该作何回应,他原本以为这样微妙的关系是两个人的默契,但现在安珀和打破了这种平衡,让他手足无措。
    “所以,我没办法再跟你做朋友了!”安珀和说出了积压在心里多年的话,顿时一身轻松,她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脚步轻盈地几乎要飞起来。
    周围的景色都好看了几分,安珀和贪恋地看着这一切,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来得及挽救被自己浪费的十几年光阴!
    简直太棒了!重来一次,可以认真把握自己的人生,不再是围绕着那样的人团团转,不要再成为一个大龄废材,自己也是一个有理想的omega啊!
    自从上次撕破脸之后,赵景果然没有再来找过自己。安珀和反倒落得一身轻松,她开始专注地学习,以前自己的梦想是做一名机械师呢!可惜上辈子一直被赵景折腾的死去活来,完全没放心思在学习上,勉强毕业之后,只能在家啃老。既然重来一次,这次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安珀和找到老师,希望转到机械系去,对于omega来说,机械系的强度有些过大了,所以机械系一直以来都招不齐人。老师在片刻的惊讶之后,就很欣喜的为她办理了转系手续。
    临时转系,她还有些跟不上进度,只好花更多的时间查看相关的书籍,虽然每天起早贪黑,但能够重新回到校园,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直到有一件事打破了她宁静的生活。学校要举办绘画比赛,第一名除了有一笔丰厚的奖金,还可以作为学校的代表去碧亚克星交流学习。
    上辈子自己确实拿了第一名,却被吴珍珍撕掉了作品,吴珍珍也因此替代了她去了碧亚克皇家画展。
    安珀和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决定参加比赛,毕竟第一名可以拿到五千星际币,她急需这笔钱买一些机械课用品。
    安珀和根据记忆,画了一模一样的画作,说是一模一样,其实比起上辈子,她的画技精进不少。毫无疑问的,她成为了第一名。
    这天放学,安珀和小心的把画藏在机甲舱里,又将一张白纸放在书包,稳住自己的心跳,像往常一样的放学回家。
    回家的路上必经一条小巷,安珀和默默在心里数着自己的步子,一步,两步,三步……该来了吧!
    果然,吴珍珍带着一帮alpha站在巷子拐角,在看见安珀和的瞬间围住了她。
    吴珍珍像只骄傲的孔雀,不屑地斜睨着安珀和,“维达,去帮我把她的画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