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回天 > 840|番外小熊的直播226
    没有买够30%,此为防盗章
    顾雨猛地想起今天上山的少年少女,难道那两个内门弟子也是被骗过去的?
    云昭继续说道,“他在我身上下了禁制,因为你我的灵宠契约关系,我告诉你没有关系,如果这事有其他人知道了,禁制会立即发动,我会魂飞魄散的。到时候,一点证据都不会留下。”况且,就算告诉师傅,云昭也拿不住师傅的决定。
    师傅虽然极为重视他,但是梦先生是太一宗中地位极为特殊的客人。以前得罪他的人,无一不是被宗里重罚。
    顾雨脸色一变,失声说道,“难道,难道就任由他这样对你?那你的基台被夺走,你可以用下一个灵根吗?你说过,你不是单灵根……”
    云昭的眼睛慢慢变成了冰冷的竖瞳,“夺灵,需要我的大部分精血和灵魂,我的第一个基台被成功转移到他灵府之中的时候,我可能会变回我的原身。没有记忆,没有灵魂,成为一只灵兽。如果运气好,还能作为一只痴呆的灵兽存在。运气不好,只能是……”
    一条普通的蛇罢了,没想到,做了那么多努力,想尽办法得到让人无法看出自己的原身的秘术,混进人类门派之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云昭实在不甘心,而且舍不得,在做出了那么多努力之后,在被人接受之后,在看了他的未来之后……重新成为一条普通的蛇。
    顾雨没办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为了灵根和资质,就能理所当然地去毁掉另外一个人,让另外一个人生不如死地活着。当然,就算在现代,其实这种事也不少。但是,发生在身边的人身上,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青石背后,灵树上开出来的花随风而落,飘过两人身边,轻灵美丽,然而,阳光,蜜蜂,甚至结出一枚果子的希望,这些却再也不可得。
    顾雨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就这样放弃了吗?你被夺灵后,还能活着的机会难道就是靠别人的怜悯,或者无视吗?”
    云昭一僵,他当然知道,被夺取灵根基台之后,梦先生许诺的让他继续活着,其实完全没有保障。而且,与其这样毫无尊严地活着,他宁愿死了。就在刚刚梦先生对他施展禁术的时候,他是想过和黄梦同归于尽的,白蛇一族,总有些自己的秘法。
    但是,那一瞬间,他想到了顾雨,顾雨要跟着他一起死吗?所以他犹豫了,清醒之后,却已经失去了拖着梦先生一起死的机会。
    作为一只普通的白蛇,就算不能修炼,他同样可以活很多年,但是,云昭又握紧了顾雨的手指。
    “两天之后,他会再让我过去。你在这里等着吧,或者我们一起活着,或者——”云昭转过头,不再看顾雨,声音渐渐冷了起来,“一起离开。”
    他实在不甘心屈服于这样的命运,等梦先生夺取基台的时候,他要赌一把,或者他杀了梦先生。或者,自毁基台,惹怒梦先生而死。
    顾雨大概会难受吧,完全无辜的人,因为倒霉,遇到他,被迫和他绑在了一起。
    “不,云昭,我不要和你一起死。”顾雨说道。
    云昭的心提了起来,又有一丝苦涩,未来的梦能说明什么呢,他可能已经没有未来了。
    顾雨温暖的手握住了云昭的手,“我要和你一起活着,明天我们一起去,我们两个对付他,总会多一分胜算。”
    云昭猛然抬头看向顾雨,顾雨带着一丝颤音地说道,“等死的滋味更难受哇,还不如跟你一起过去。”
    云昭忽然笑了起来,瘫在一旁的二号打断了两人令人热泪盈眶的对白,“你们俩后天自己搞定,别再指望我明天带你翻墙!”
    云昭弯起嘴角,眼睛里有着难得一见的柔和,“后天你和我一起进去。”
    第二天,顾雨在洞府修炼了一整天,他甚至还吞了两粒丹药,但是除了自身灵气增加不少,却没有形成第三滴水滴。顾雨虽然遗憾,也知道,他刚刚突破炼气期二层,几天内到炼气期三层的几率很小。
    不过,他的力气和速度倒是又有了增长,顾雨甚至觉得,说不定到时候自己算是主要战斗力呢。
    第三天,顾雨大清早就起床,没有叫醒最近越来越嗜睡的大白蛇。自己先去做饭,忙活了半天,才来卧室,叫醒了云昭。
    顾雨心里酸涩,习惯了和云昭住在一起,若是云昭真出了事,自己一个人以后也会很寂寞吧。
    云昭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看到顾雨才翻了个身,变成人形。
    吃过早饭,两人就一起往玉华宫走去。为了不引人注目,顾雨低头跟在了云昭身后。
    果然,并未受到任何阻拦。顾雨这种才炼气期二层资质又不太好的外门弟子,基本到了哪里都是被无视的。
    顾雨却不自觉地紧绷了身体,他悄悄摸了一下自己贴身带着的匕首。那只是一个凡器,但是顾雨摸到它就觉得心里踏实。
    仅有的三张金针符,顾雨放在了云昭那里。
    这次,梦先生并没有露面,云昭直接被带进了后院的房间。守在外面的童子要带着顾雨一起离开,大概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梦先生也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顾雨却磨磨蹭蹭,慢两步走在童子身后,待离开梦先生视线,顾雨一手刀砍在童子脖子上。
    顾雨现在的力气极大,那童子竟是连挣扎都没有,就被砍晕在地上。
    顾雨将童子拖进一旁树丛,从童子身上摸下一块身份玉牌,又悄悄回了后面。
    从半开的窗子里,顾雨看到梦先生依然是一脸温和的笑容,上前站在高了他半个头的云昭面前,伸手开始脱云昭的外衣。
    脱掉上衣之后,本来他还打算连云昭的裤子一起脱了,却被云昭冷着脸拒绝了。
    梦先生因为心情极好,并没有反对,只让云昭坐在了一个蒲团上。然后自己坐在了他对面,云昭身材样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梦先生已经暗暗决定,待夺去了他的基台灵根,就养在身边,做个炉鼎也好。
    接着,梦先生极快速地打出一套口诀手势,然后将左手放在了云昭丹田处,右手则放在了云昭额头。
    顾雨心里一紧,他发现,梦先生的右手放下去的瞬间,云昭额头出现了一朵血红色的花。而云昭对面的梦先生因为被自己的手挡住,并没有注意。
    紧接着,还没等顾雨考虑接下来的行动细节,就感受到一阵熟悉的疼痛。
    那种锥心之痛将顾雨钉在原地,勉强不倒下已经用了全部力气。连有契约关系的他尚且如此痛苦,更别说云昭了。但是,云昭脸上却没有丝毫变色,只是眯着眼静静盯着面前的梦先生,仿佛野兽捕食前冰冷的凝视。
    而屋子里,云昭丹田处出现一丝丝白气,渐渐凝结,飘向梦先生。而每一丝白气飘出体外,云昭的脸色就更白一分。
    痛苦万分的顾雨看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出现在云昭丹田之外,那是云昭的基台,顾雨这才发现,云昭的基台要比他的大很多,上面已经有两滴晶莹的水滴。就算是其上的水滴,顾雨都觉得比自己的更加凝实。隔得这样远,顾雨都能感受到里面的灵气的丰沛。
    梦先生露出欣喜异常的神色,同时,他放在云昭头上的手,也开始往回收,一个更加难以看清的影子渐渐出现在云昭眉心,那是云昭的魂魄。
    就是现在!顾雨和云昭几乎是同一时间动手。
    云昭猛地睁眼双眼,已经是一片血红之色,他张口一吸,魂魄已经又回到体内,但是基台一时半会却无法回归。
    仅仅瞬间,云昭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梦先生因为一直配合的云昭突然反抗,差点遭到反噬,神识剧痛,而且更加耗费心神。片刻之后,梦先生额头开始冒汗,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但是现在正是夺灵的重要时刻,他不便收拾云昭,心里却已经发誓,等夺取了基台,就让云昭残魂进入炼魂钟内灼烧,生生世世生不如死。
    这时候,顾雨已经用童子的玉牌将门打开。
    轻轻往房间中间的两人走去,现在顾雨身上没有一丝灵气波动,只要不被梦先生发现,偷袭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就在顾雨快要接近两人的时候,梦先生恼恨云昭的反抗,手指往窗外一招,一条小黑蛇竟然从窗口蹿了进来。
    然后小黑蛇蓦然变大,本体竟然不下云昭的,直接缠绕在了云昭身上。云昭的表情更加痛苦,梦先生才哼了一声,继续开始吸取云昭的灵魂。
    顾雨呆了一秒,却知道眼下根本没有任何退路,他不去看云昭身上的黑蛇,拿出匕首往梦先生扑去。
    梦先生很快察觉到了顾雨,但是,却实在无法分神对付他。
    随后,顾雨的匕首堪堪放在了梦先生的脖子上。
    “放开他!快放开云昭!”顾雨喊道。
    梦先生现在一切心神都放在了夺灵上,现在云昭的基台离他的丹田只有一步之遥。
    他不想到了这种地步还要被一只耗子破坏大事,梦先生用灵识一扫,察觉顾雨不过炼气二层修为,竟然不理会脖子上的匕首,继续施术。
    顾雨一急,匕首直接往梦先生脖子捅去。然而,很快匕首被挡在了梦先生皮肤外面,他身上带了防御法器,这也是梦先生不理会顾雨匕首的原因。
    顾雨又气又怒,直接扔了匕首,两手掐住梦先生的脖子,就开始用力。
    二号也飞了起来,对着梦先生的眼睛猛啄。
    这一人一鸟虽然还没伤到梦先生,却把着实他气了个倒仰,这算什么?!猫猫狗狗齐上阵吗!
    云昭扔出三张金针符,数百根金针飞向他对面的梦先生。然后云昭瞬间变身,成一条巨大的白蛇,趁着梦先生施法抵挡金针的时候,一口吞了快要进入梦先生体内的基台,然后和黑蛇纠缠在一起。
    梦先生虽然是筑基修士,却是个纯粹的法修,修为虽然高,却并没有修体。
    他身上确实有防御法器,竟然也渐渐抵挡不住顾雨的力气,顾雨两手将近千斤之力,梦先生被掐得两眼翻白。
    梦先生今天几乎要被气死,而且,这种情况下,他还要控制黑蛇和云昭缠斗。他实在没有想到,云昭竟然不是人,而原本的以为万无一失的后手黑蛇,一时也奈何不了云昭。
    而身后这个该死的小子,简直该死。梦先生一咬牙,伸手往储物袋一拍,一只白玉钟已经拿在手上。
    就在梦先生正要勉力展示法术的时候,云昭注意到这边的情形,不顾黑蛇咬在自己的脖子上,尾巴猛地一甩。斗在一处的黑蛇和白蛇忽然改了方向,直接往梦先生这边飞来,直接撞飞了梦先生手中的白玉钟。
    两条巨大的尾巴还狠狠抽在他身上,梦先生从未受到如此重创,直接晕了过去。
    顾雨一边喘气一边盯着那条大黑蛇,不知道该如何帮手。
    但是,白蛇和黑蛇很快分了开来,双双化为人形。
    云昭几步走到顾雨身边,扶住了浑身颤抖的顾雨。黑蛇化为一个黑衣少年,他冷着脸,拿起那个白玉钟,双手在上面一拍,然后对准了梦先生。
    这白玉钟也是梦先生唯一不能炼化的灵宝,却作用极大,不仅平时用来控制后院的灵兽灵禽,还能惑人心神,收人魂魄。
    黑衣少年对白玉钟的使用很是熟悉,不多时,一道虚无的人影从梦先生身上起来,眼中先是茫然,接着不敢置信地看着黑衣少年。
    “你,你竟然这样对我!你想死吗?!你该知道我的身份——”
    黑衣少年不待梦先生说完,就将梦先生的魂魄收了进去,接着又是一拍,一阵白色火焰在白玉钟中间升腾而起。梦先生的魂魄忽然惨叫起来,凄厉之极。
    黑衣少年这才露出一丝微笑,“你不是最喜欢将人收进炼魂钟吗?自己尝尝这滋味如何。我自然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样,门派就永远也没有知道的可能。你别担心你的恋人,你的这具身体还在,我想,随便找个灵魂放进去,只要懂得床上的功夫,他不会发现你已经换了人的。”
    说着,便在梦先生恶毒的咒骂中将白玉钟收了起来,看向顾雨和云昭。
    黑衣少年瞄了几眼顾雨,才对着云昭一撇嘴,“这是你收用的男人?太没用了些。”
    顾雨现在全副心神已经沉浸在那件灵器中,长长的睫毛颤抖,连呼吸都是轻微的。
    即便是这样,云昭的心也紧紧提了起来,顾雨颤动的睫毛像是扫在了他的心上,又痒又难耐。
    以他仅有的经验,雄性在追求伴侣的时候,总是把最好最强壮的一面展示给伴侣看,以此赢得他的感情和心意,甚至身体的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