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言情小说 > 白月光分手日常 > 358|网骗白月光(24)
    订阅君这么可爱,不考虑一下买够它的心吗?
    苏允住的是当地最好的医院,因此小花园被建设得春暖花开,处处是鸟语花香。
    此番美景之下,男主他妈很茫然。
    她刚才听见叽里咕噜难道是鸟语而不是人话?
    不然怎么会有个绿茶精开口闭口说要当她的干女儿,让前男友变成她干哥哥上演狗血兄妹虐恋???
    余董事长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了,这是个躺在棺材里也能伸手要钱的小牲口,什么天大的坏事儿她干不出来?
    她这是要榨干她余家跟苏家的最后一点存粮啊!
    余落霞设想了一下,如果她真认般弱当干女儿了,即便是塑料母女,明面上起码也要分她一点红包、一点股份、一点房产、一点人情、一点关照等等,四舍五入一下,那就是哗啦啦刮走她大半生的奋斗心血啊!
    谈到嫁人这要命的问题,她作为干妈肯定要保媒拉纤的,要是不上心,会被那群伪善的富家太太戳脊梁骨!
    好不容易等人搞定了,麻烦的事也来了。
    你干女儿结婚了,干妈要摆喜酒的吧?要封红包的吧?要添妆的吧?
    你干女儿生孩子了,干妈要摆满月宴的吧?那百岁宴跟抓周宴是不是也要两手抓?那是不是要给三个份子钱?那孩子的上学户口等等复杂问题,也不得要自己跑断腿?
    凭空多了一个女儿要富养,人到中年的余董事长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是儿媳妇好,有那个小兔崽子,完全不需要婆婆养啊!
    而另一边的般弱也被男主他妈的话劈得外焦里嫩。
    是她梦游了还是男主他妈坐飞机坐傻了?
    她竟然要一个坑了她六个亿的绿茶做她的天价豪门儿媳妇!
    不计前嫌,何等的光辉伟大哪!
    般弱毕竟身经百战,感动没三秒,立刻冷酷思索男主他妈的用意。
    在这段“圆满HE”的婆媳关系里,其实暗藏杀机!
    首先,如果她跟男主好上了,那合作关系破裂,她没办成事儿,手里的钱是不是要还回去?那她不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其次,当人儿媳的,是不是要伺候老公奉养公婆生儿育女?那她还能随心所欲敲婆婆竹杠吗?
    当然她相信男主会养她,但被人养和自己养,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起码般弱花起自己的钱来是理直气壮,毫不手软,快活无比。
    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再度对上了视线,准备说服对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或者干妈。
    这个时候,抢先一步先声夺人就很重要了。
    余落霞想着自己是长辈,挺了挺胸,张开了嘴。
    “啪!”
    般弱狠狠一拍豪门贵妇的额头,把人拍得差点没失智。
    “咦!好大一只虫子!阿姨你不用怕,没毒的!”
    不等余董事长的愤怒反应过来,她小嘴叭叭起劲。
    “阿姨,我希望您认真考虑我的提议!因为十年前您用柠檬水羞辱了我,导致我幼小心灵深受创伤,现在也没法走出阴影!如果我成为您的儿媳妇,我一定会把你们和谐的家庭搞得乌烟瘴气,挑拨你们母子感情,让您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晚景凄凉。”
    “然后我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把你们公司的机密卖给对手,让您儿子变成穷光蛋!你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去!”
    直把人说得脸色发青心里发毛,般弱又好姐妹般握住了男主他妈冰冷的手,笑容温暖。
    “如果我是您干女儿就不一样了,都一家人了嘛,打个折好说,您只需要给我一点点小恩小惠,我就会跟您统一战线,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会成为您的眼线,您的暖宝宝,您的贴心小棉袄!”
    “话是这么说,但是……”
    女强人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
    “没有但是,我以我的信誉保证,从今以后我不坑您,咱们一起坑您儿子!我给您出气!”
    “……”
    用春天般的温暖招呼战友,用严冬般的冷酷冻死敌人,般弱靠着自己的两副面孔,成功征服了男主他妈!
    俩女人手挽着手,和和气气地回病房了。
    似乎察觉到男主诧异的目光,般弱趁着人上厕所,伏在他耳边说,“放心,我搞定你妈了,她不会再反对我们来往了。”
    苏允被她唇缝里的热气熏得耳根软和。
    他想起他们仅有的刻骨铭心的那一次,她也是这样贴着他的耳,边吻边呼气,说兜兜你脸红真可爱、兜兜你真的贼棒、兜兜我最爱你啦。
    粘人得跟块成精的年糕似的。
    他一放手她就开始抽抽噎噎地假哭,洗澡要跟着,吹头发要跟着,喝水也要跟着,黏糊糊地出了他一身汗。
    结果这个可爱到爆炸的小讨厌鬼第二天说要下楼买个包子,她……她就变了!
    苏允想起她从前干过的糟心事儿,恨得咬牙切齿,忍不住揪住般弱衣领,隔着浓密的长发,恶狠狠咬了她耳朵一口。
    般弱:“……”
    她要不要去打个狂犬疫苗?男主他最近狗化很严重,总是无缘无故地咬她。
    苏允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拆了石膏,下床走路,很快又生龙活虎了。不过自从发生三人被绑架的事件后,韩虎的蜜月团早解散了,邵臣来看过苏允两次,每次的眼神都很复杂,然后买了头等舱的机票,不声不响地走了。
    而颜妮妮则没那么幸运,苏允断了她一切生活费,她平时大手大脚惯了,没几天就花光了卡里的钱。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又碰上了那个英俊的外国男人。颜妮妮那日受到严重的惊吓,想着报复可恶的未婚妻,半推半就之下,两人好上了。
    男人跟着颜妮妮一起逃到了国内。
    颜妮妮快活极了,她抛开了苏允,踏上了她的爱情私奔之旅。
    般弱是没空理女主的,凭偷来的一张脸就敢这么浪,女主迟早要浪出火。目前她最关心的,是如何能薅男主他们一家的羊毛,毕竟雇主她只想暴富,面对如此朴素感人的愿望,她怎么能不好好搞事满足单纯的雇主呢!
    没想到男主也很上道,带她回国后,立马就送了她一套价值千万的豪宅!
    日啊!靠海的!带小花园的!她超爱!
    般弱发现家具都买好了,惊艳又舒适的复古风,全是簇新澄亮的。
    她溜到卧室,被古董般的拔步床震撼了,檀木、象牙、珍珠等等,睡在上面,连做噩梦都弥漫着钱的香甜气息!
    苏允见她直勾勾盯着那个大型家具,大病初愈的苍白脸庞染上淡粉。
    他羞得扯了领子遮住脸。
    “大白天的,你注意一下影响。”
    般弱还注意个毛!
    她奔过来握住他的手,眼睛发亮,神情激动,“我婚房你都送了,咱们什么时候跟你爸妈见面啊?”
    认亲要趁早啊,不然男主他妈反悔,煮熟的鸭子飞了!
    见、见见见家长吗?
    苏允猝不及防被问,心如擂鼓,口干舌燥,“再、再等等……”
    爱情来得太快他有点小慌乱!
    “好嘛,哥哥,带我去见你家人!”
    苏允被她娇滴滴造作的嗓音唤得腿软,T恤领子也被揪到变形。
    “……嗯我答应你……不要叫了……我晕甜……”
    西餐厅里的余董事长在看到小贱人的那一刻就血压升高颅内充血内分泌失调更年期提前到来。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哎呀,好大气的包厢啊,预定要不少钱吧?”
    般弱在侍者的引路下走了进来,开局就来了一句让余董事长心肌梗塞的骚话,“阿姨,我是穷学生,您一定会请客的吧?”
    余董事长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我请!”
    她做生意那么多年,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可是再难缠的客户也有个限度,不会让双方闹得太难看,而这套人际交往的技巧在小贱人面前就是个摆设,她不要脸的境界已经出神入化了!
    余落霞恨恨地想,老天怎么不把这祸害一道雷劈死?
    般弱无视了男主他妈的厌恶目光,自顾自点了菜,冲着侍者小哥哥笑得又甜又美。
    “就这些,再多就吃不下啦,谢谢你哦。”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笑容起了作用,前菜很快就上桌了,是一道奶油鸡酥盒,派皮酥脆,鸡肉软韧,散发着浓郁的奶油香味,热乎乎的咸甜口感立即征服了般弱的胃。
    她决定了,四个亿到手,她就买十个奶油盒子,吃一个送一个,体验有钱人的快乐!
    余落霞深吸一口气,“你能不能别吃了?我们在谈正事!”
    来自金钱的诱惑让般弱放弃了舔盘的魔鬼冲动。
    绿茶仙女稍微擦了擦嘴角,背脊挺拔,笑容端庄,正经到不行。
    “请不用客气,您用四个亿尽情地侮辱我,砸我脸上跟身上都行。哦,您是给卡、转账还是现金支付?如果是最后一个,我可能要预支个五百万,雇一辆安保车运回去。”
    男主他妈嘴唇哆嗦,身体又在抖了,般弱很担心她会当场去世。
    倒也不是不行,就是先结账行不行?
    然后男主他妈给她愤怒拍了桌子。
    桌子上还多了一个U盘。
    “这是什么呀?”般弱好奇地问。
    “录音。”余落霞自觉扳回一城,浑身毛孔都舒畅了,“这些天我们的通话我都录下来了,只要我放给我儿子听,他就会知道,他的女朋友是个多么贪慕虚荣的烂货,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想要四个亿?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阿姨,您真会开玩笑,我可是守法公民,怎么能干抢银行这种事?”
    般弱笑得梨涡浅浅,嘭的一下,反手也拍了一掌桌子。
    余落霞眼皮一跳。
    随着般弱的手心移开,顿时露出一枚圆形U盘,边上系着一只盘着尾巴睡觉的小火狐挂坠,一看就是小女生的萌哒哒风格。
    “好巧哦,我也录像了,就那天,从进门开始,到您泼我一杯水,都录得清清楚楚。”
    她感叹了一声。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啊,自己工作忙,做了试管婴儿,把小崽子扔给一个老人照顾,生日缺席,家长会也缺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有二十天在家就不错了。”
    “儿子长大了,交了个喜欢的女朋友,爸妈不支持也就算了,背地里还辱骂他的心头肉,用钱拆散一对有情人,要是这儿子知道了他妈那么坏,您猜会怎么着?。”
    般弱升华了一下自己的重要位置,反正她现在就是男主的心头肉,只不过是前期而已。
    余落霞气得两眼发黑,“你个小贱人!”
    “彼此彼此,承让承让。”
    靠着出神入化的不要脸功夫,般弱成功要到了四个亿。
    从今以后,她也是拥有黑卡的伟大女人了!
    不愧是做生意的,协议书写得又规整又冷酷。
    男主他妈勒令她立刻分手,一个月办理出国留学事宜,要是办不了,那就退学,反正就得给她卷铺盖滚蛋,一秒也不能留。十年之内,般弱不能再踏入国内一步,同时必须保密协议,不能在男主面前提起这个“肮脏的金钱交易”。
    般弱想了想,又问了,“我是没什么问题,但万一偶然遇见,或是他主动来找我呢?”
    “那你就主动滚!”
    被摆了一道的余落霞口气很冲,“还有什么问题?快说!”
    这鬼地方余董事长是一分钟也不想待了,看见人就气饱了。
    还真有一个问题。
    般弱诚恳地说,“我可不可以当面跟他说一声分手快乐?这样比较绝情,让人容易死心。”
    余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