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81
    ,同弟弟一样的年纪,弟弟还要人操心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是大杀四方的铁血战神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将军就成了自己的目标,想要照顾这个像弟弟大的镇国将军,那些努力并没有白费,渐渐的从一个新兵蛋子升到将军的亲随,可是还是没能护的了他。

    “七年。哈,本将也老了。”已经这么久了吗?从十五岁到二十七,在战场上已经待了十二年了,若是寻常男儿,早已儿女绕媳,尽享天伦了。

    “将军正值盛年,不老。”

    “芳璟,你没听过那句话?人未老,心先衰。”

    “属下没听过,属下只知道将军并不老。”怎么会老?将军如今也不过二十七罢了,还有很久很久的时间。

    以后他会更努力保护将军,不让将军受伤,更不会让将军失去踪迹,天知道他有多怕将军没了,他派了那么多人找还是找不到,那些日子于他简直是地狱,可是等将军捎信回去却不让他们去寻,他心里有多难受就有多替将军伤心,甚至他在心底偷偷庆幸褚东拉开战争序幕,否则将军是不会回来的,以后不管将军去哪他都不会离开的,绝不让将军一个人的。

    有些人是天生属于战场的,安夏渊便是,只是经历过那么多事,他也终于开始倦怠了,或许这会是他最后一次征战了,祈愿觅得良将替他守着大安的河山。

    作者有话要说:

    【PS:安濯,字夏渊。  许挽尊,字芳璟。】

    安夏渊:摸下巴沉思,这是个好主意!

    许挽尊:将军觉得可行,属下这就去找。

    安夏渊:不用找了,有本侯出马便是。

    许挽尊:将军,属下的幸福就全靠你了。

    安夏渊:呵呵,放心。

    许挽尊:看着将军御马远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第41章 流民

    家里少了一个人,明显冷清了不少,加上地里旱的很,庄稼成活的也少,往年这个时候正是收割麦子的季节,今年却是闲下来了,地里旱,成活的麦子少,也就能收点子麦秆。

    只是最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不安的很,不是辜子晟迷信,实在是他的预感准的令人讨厌,爷爷出事前几天他就日日不安,眼皮跳个不停,夜不成寐,只是千防万防终归是晚了。

    还有宗靖那事,经验告诉他这种预感之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儿的。

    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把拴狗的链子都解开了,在院里搭了个简易狗窝,要是有人作死的敢闯进院子,阿财阿满就是咬不死他还能阻一阵子,够他们应对了。

    但仅仅如此并没有让他放心多少,枕头底下藏着剑,匕首,这种不安持续了三天多。

    第四天夜里伴随着疯狂的狗叫,惊醒了沉睡的众人。

    安琉凑到房门前,低声道,“晟哥,快起来,村里闯进流民了,有百来人,我们先抵挡着,你们赶紧藏好了。”

    安琉来了之后,暗地里没少观察,他们暗卫在阴影中生活的太久了,反而不适应暴露在别人眼中,他们能接触到的消息自然比蜗居山村的辜子晟多的多,因此他们夜里也是轮流守夜谨防不测,这才早早发现敌人。

    一听这话,辜子晟连外衫都顾不上披,拉着小乐的手,“小安你带着弟弟妹妹到地窖去藏着,除了我和你哥,谁叫也不要开门,知道了吗?”推搡着把迷迷瞪瞪的孩子往地窖推。

    “那,那你们?我们一起藏进去,哥!”带着哭音紧紧揪着两个哥哥的衣袖。

    “听话,我们都藏进去肯定会被发现,听话,小安是哥哥要照顾好小的,乖啊。”

    两人把地窖口遮好,赶紧离开,免得让贼人找进来。

    “怎么样?”

    “应该是有内应,目标明确,正朝这边来。”明显是了解过,特意来这的。

    虽然他们家确实显眼,但不至于显眼到黑灯瞎火的一眼就发现。

    辜子晟不敢等了,他怕自己保不住这个家,“不能再等了,安久,拉第一道防线。”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尖细的竹刺平地而起,安柒配合着安琉收网,将进了竹刺阵的敌人团团网住,绑在大柳树上。

    这会儿几乎全村的人都惊醒了,斧头篱笆,树干,能上手的都上手,血泪,火光冲天叫声此起彼伏。

    鸡飞狗跳仿若蝗虫过境,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哭声,叫声,骂声连成一片。

    “大哥,小心。”踹开扑上来打李平的家伙,他们身上被划了好几道,流民反而越聚越多了。

    眼看着村民伤的越来越多,辜子晟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僵了,挥一次剑都要喘口气,到底辜子晟还是那个养尊处优的现代人,他想再这样下去是不行了,光靠安琉他们是没办法保住村子的安全的,这伙人明显不是寻常货色,倒似有武艺傍身,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却也无计可施,这是他的家,这里有他的家人,就是死也绝对不许这群流民毁了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家。

    一阵风吹过,不禁眯了下眼,免得灰尘吹进眼睛里,“啊,有了!”反手砍了偷袭他的家伙,拉着李平边退边打,“安琉,掩护我!”

    总算退回厨房,辜子晟直接把辣椒面,花椒面的罐子抱出来,“安琉,你会轻功,把这个往那群贼人脸上撒,尽量撒眼睛,快!”

    辜子晟能想到这个也是看电视上演的,被小混混堵住的姑娘,一把辣椒面撒的,那些人直流泪,还不敢揉。

    借力踩着树干,随风飘散开的辣椒面刺的人不敢睁眼睛,胡乱挥舞,趁着这机会,安琉他们几个完全展现出军人的风格,迅速打扫战场,打晕,捆绑分分钟搞定。

    这群流民总算是制住了,不过几个刻时间,村里不少人家都遭了殃,尤其是家里养畜生的,死伤惨重,可是怎么处理却也成了难题。

    这会村里人才反映过来,女人孩子哭的声不成声的,尤其是孩子怕是吓的魂都没了,有些受了伤的这会瘫在地上疼的嘶吼,跟前围着的人也是哭骂不停,有些人扑上去捶打捆住的流民,有些人抱着死的伤的鸡鸭,咒骂着,整个村子愁云惨淡。

    到底还是里长先开了口,“这些贼人可咋办咧?”百来号人,幸亏平子家在村口跟前,这些杂碎早早被狗发现了,若不是狗叫声惊醒众人,只怕是一个不小心村子估计都要完了,半年时间不到,有多少村子都遭殃了?

    光宁远镇就有两个村被毁了个干净,更不要提整个大安了。

    “赶紧送官吧,唉!”老族长的叹息声让人听了酸涩不已,防来防去还是没防住啊,幸好是没死人,也算是万幸了。

    安琉凑近低声道,“这事怕是有内贼接应,小久刚去村口转了一圈,应该是有人打开大门放进来的。”

    眼看着别的村遭祸害,大家商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