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79
    小曲儿,晃晃悠悠的踩着李平的影子,笑眯眯的看着李平,甚至是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他喜欢李平看他时的温柔目光。

    明明是再平凡不过的男人,却总是骚动他的心,让他舍不得这人受半点委屈,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面前,只要这人笑了,他就开心了。

    这种让别人掌控自己心绪本来是最厌恶的,原来竟然还是因人而异的,不禁抚额一叹,这辈子是栽在这人身上了!

    甜蜜的笑笑,能有这么一个人勾动全身心的感情,寄托了全部的情感,似乎是找到了新生,充满活力与希望,哪怕此生不能尽情相拥,依旧甘之如饴。

    曾经以为爱情是自私的,是不能有半分杂质的,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想要的仅仅是一生的陪伴,就算他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也罢,所求不过是相伴一生,不让他受半丝歧视。

    呼,你又乱想什么啊?还不快干活!收回绮念,把竹筒处理好吊到井里,算是完成大半了,只等明天取出来用了。

    既然想起制冰了,自然是要弄出来降温的,这天气实在是热啊!而且想来很多人愿意要这东西,正好赚点零花钱,眼看着今年年成好不了,总得淘腾点收入才行,呵呵,有了它还愁银子不来?

    冰也可以用硝石制做,虽然不知道具体比例,不过多试试总能弄成,硝石溶于水时会吸收大量的热,可使水降温结冰。

    钻屋子里折腾了半天终于弄出一盆冰来,调整好比例,又搞了几盆搁屋里,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温度明显低了不少,爽快不少。

    “怎么样?凉快吧?”扬扬下巴,一副“夸夸我”的得瑟样。

    就是安夏渊也大吃一惊,夏天能用的起冰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豪绅,毕竟冰不好储存,“子晟当真是个妙人,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会做的!”

    “也不看看我是谁。”那副骄傲的模样跟个求偶的花孔雀。

    逗的一群人笑个不停,尤其是看着辜子晟认真的模样更是停不了,这人真的是个活宝,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丝丝缕缕的冷气,简直不能更舒服,阿财阿满也是汪唔汪唔叫着,直直盯着院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不可怜,一脸想要进来乘凉的乖巧样子。

    也是可怜了它们两了,热的一个劲的吐舌头,连食也不怎么吃了,一天尽喝水了。

    “小喜,去把阿财阿满的绳子解开。”虽然知道它们不会随便咬人,但是村里人怕,只好拴着,还好绳子够长活动的地方也大。

    当然羊和马也没忘记,白天的时候要是不出门就给它们的窝棚里放一盆冰,不过多多这丫的特别喜欢舔,吃饱了就卧在冰盆跟前,有事没事舔一舌头。

    等井里的水变成冰块了,自然是要做冰粥的,以前没做过但是吃过啊,这种东西大同小异,辜子晟相信他还是能搞定的。

    提前将所有杂粮豆用水泡好,这也是为了煮起来快,用的时间短。至于用多少水?大致就是加豆子的34倍水煮杂粮豆,大火煮开豆子,小火焖煮,待豆子都开花后煮出了豆沙,就可以关火了,盛出来放凉,冷却后将豆子捞出放进筐里掉进井里冰镇。

    没有果酱,辜子晟决定加点蜂蜜,加两勺水搅拌均匀。这个时节能吃的水果少,也就杏子熟了,洗干净去了核,切碎备用,然后把冰块打碎,将冰放入碗中,在放上杂粮豆粒,最后放上杏肉。

    冰粥就算是好了,东西不齐全,也只能将就着吃了。

    当然除了辜子晟其他人都觉得这个冰粥已经是美味了,半点没有将就。

    一人一碗冰粥,总算有心情聊天玩乐,丝丝凉气被风一吹,整个院子都凉凉的。

    辜子晟也有兴致开茶话会了,今天讲的是三国中的郭嘉,读三国时便最喜欢郭嘉此人,了解的也多,郭嘉可说是最奇诡的谋士,深得曹操倚重。曹操对郭嘉的去世十分悲痛,曾经哭着对百官们说到:“ 诸君年齿,皆孤等辈,惟奉孝最少,吾欲托以后事。不期中年夭折,使吾心肠崩裂矣!”在后来曹操赤壁之战大败而回时,曾慨叹道:“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看得出,曹操对郭嘉的依赖程度是相当高的。

    三国也讲了不少回了,若说感触最深的自然是安夏渊,本身就是策马扬鞭的将军,智计勘称无双,加上所处环境,自然感触也就越深。

    辜子晟并不知道他讲的这些故事为日后安夏渊打褚东帮了多大的忙,此时此刻他不过是感叹郭嘉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叹息。

    这冰块制作出来了,自然是要物尽其用,先是带着小安给先生送了几桶冰块,给先生送的消暑礼,比起钱财这冰块显然更合先生的心意。

    本来是想在镇上买个房子当作坊贩卖冰块,毕竟家离的远,不方便。

    还是安夏渊提醒了一下,太出风头了,若是在太平盛世还好,如今的世道太乱,弄不好就把自己辄进去了,最后决定还是在家里,正好家里有几口井,供水也方便。

    王子昭对于这单生意是举双手欢迎,要的量也大,除了飘香楼,自家当然也少不了,有了冰块降温,飘香楼的生意是红火的不行,凉凉快快的吃一顿饭在这个夏天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多少人恨不得常驻飘香楼。

    而辜子晟不想出风头,这事自然由他做主了,躺在家里有钱赚的事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关系的有门路的自然打听着买冰块,白花花的银子赚了个盆满钵满的。

    总算是有了安慰,这个夏天不至于让人那么难过了。

    第40章 离开

    炎炎夏日,丝丝冷气,不见层云一片,扬起黄沙万里。

    不过转眼之间,大安竟似改头换面。

    安夏渊收到暗卫的消息,皇城相府有异动,褚东不断派人挑衅大安边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新皇遣亲帝派的新贵出征褚东,领军将军殉国,军队溃败而逃,死伤无数,连丢数城。

    纵使再不愿回那个伤心地,如今也不得不回,生在皇家宗室便有他不得不背的责任,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祖宗用鲜血打下的江山,如何能落入他人之手,便是龙潭虎穴又当如何,本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还怕它不成?

    镇国将军幼年便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十几岁开始领兵,军人的铁血几乎扎在骨血里,忠诚的种子根植于心底,君虽负我,我不负国。

    这一生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像他这样手握重兵之人,皇帝是容不下的,哪怕他真的只做一个辅佐君王的贤臣良将,可是他的威信还在,他还是大安军队的招牌。

    若没有褚东的这次侵略,安夏渊或许会在这小小的李家村度过余生,然他终归是大安的镇国将军,宗室王侯,国家有难焉能不同当?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