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77
    下定然都会先将军一步许下三生三世的愿)

    第38章 抗旱

    士农工商,农虽然在前,可农民的日子最是艰辛,怕旱怕涝,热了不行,冻还是不行,庄稼长不好,一年下来连口粮都留不下,就像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农民也是如此,辛苦一辈子也就求个温饱罢了。

    可是又能怎么办,种地全看老天爷了,除了种地无路可走,寒门哪能那么好出贵子的,正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

    纵使有心亦是无力,天灾者难减伤,人祸者紧随,万物生死凭天堪。

    看着干裂的地,断流的河水,枯黄的稼禾,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在现代还能人工降雨,辜子晟为难的蹲在地畔叹气,在这样下去今年就的庄稼怕是没指望了,自己家的存粮是够吃个两三年,不过别人没粮吃的情况下,这日子还指望过的安生?人性最经不起考验。

    这些日子李平急的直上火,嘴里燎泡一个接一个,地里如今还活着的没剩几样东西了,任谁也沉不住气。

    金乌西沉,残阳如血,又一天结束了,总算是能歇口气,只是心底的沉重缓不了。

    辜子晟沉思良久,摸摸下巴,“大哥,趁着太阳落了我们去浇地。”

    隐隐叹了口气,“行吧。”

    “奎叔,你叫着全叔把咱家的秸秆都搬到地头,绑成简单的席子备用。”

    也不问问是干什么,背着手就往旧院走,他们已经习惯了辜子晟的出其不意,也相信辜子晟做的都是对的。

    这日傍晚,李平一家都在地头忙活,李平在井里吊水,辜子晟浇水,有些稼禾长的稀疏,小安几个就一颗一颗的浇,省水。

    远点的田里,就是安夏渊挑水,辜子晟等在地里浇。

    有时候也觉得好笑,想他堂堂大安的镇国将军,也就辜子晟真敢让他干这些,如今倒真成个农夫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权谋算计,没有如履薄冰,反倒觉着开心。

    等把他们的地浇完了,几个人就按着辜子晟的指示把席子铺地里,来不及编席子就直接铺一层秸秆,边角用土压着。

    “唉,平子,你们这是干啥呀?”路过的村人好奇的隔着河岸吼着问。

    埋头苦干的李平听见了就嘿嘿笑笑,戳戳辜子晟,下巴朝着对岸仰仰。

    “地里刚浇过水,铺上秸秆挡挡太阳,不然明儿一晒又干透了。”在这里出门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辜子晟的嗓门也是日复一日的变大,曾经的华丽性感的低音早就不知丢到那个旮旯犄角了。

    “晟子,这能行?”

    “多少也能管点用,这日头太毒辣了!”能挡一点是一点,总不会一直不下雨吧?撑过这阵子大概就好了,吃不准到底会旱多久,不过他也相信迟早会来雨的,反而有些担心会下连阴雨,全涝了。

    “也是,能挡点算点,老天爷保佑啊!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人心慌慌,但凡有点年纪的哪个没经历过天灾人祸,这老百姓还能怎么样?只能硬着头皮熬呐!

    这世间从来苦的都是平头百姓,他们干最苦最累的活,却吃不饱睡不暖的,层层盘剥最后剩下的也就能支撑着不饿死罢了,好日子那都是梦里才有的。

    在这种只能干着急的时候,只要有人想个法子,不论如何大家都是愿意试试的,如今除了试试还能怎么办?

    第二日早趁着辜子晟做饭的时间,李平找了里长,准备到镇上请风水先生看几个井位,再打几口深水井,看看谁家也要打井,毕竟除了田里,他们还有一座山在那摆着!那些树可不敢让旱死,以后还要靠它们赚钱的!

    最近流民乱窜,村里来了生人,总得告知一声,免得出事了。

    里长听说了秸秆的事,问了李平,就把辜子晟想的法子说了。

    这样一来村里自然一个学一个都给自家地里铺了秸秆,干草什么的,到底还是管点用的,至少浇水的次数减少了,能保墒只要还有收成不至于抹光头就不错了,这种天灾面前,人力变得那样渺小!

    村里的井少,用水量大,水位明显下降了,大家用水更是兢兢战战的,生怕水井也干了。

    辜子晟也觉得如今的那几口井不够用了,干脆想着再挖几口,找了先生看了井位,打了几口深水井,至少保证今年的用水,这也是这些日子下来商量好的,至于让李平知会一声里长,也是免得时候有哪些不着调的背后说闲话罢了。

    毕竟村里井不少,现在自然没几个人愿意再打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下雨了?

    日子紧巴紧巴的,打井人的工钱自然也减少了,倒不是出不起那几个钱,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种情况人心险恶,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夏天天气热,人的胃口也不好,辜子晟不想叫人帮厨,自家有点啥自家知道就成了,传出去了难免惹麻烦,当然伙食还是不错的,早起烧了一大锅苞米糁子粥,搁了几勺糖,放凉了减渴又降暑,一人一大碗再配着咸菜窝头,管饱吃。

    中饭是粉条土豆烩肉片,青菜蘑菇汤,腌韭菜,韭菜切碎,盐放重点,就是当个调味的,主食是苞米饭。

    晚饭最丰盛,小鸡炖蘑菇虽然蘑菇占了大半,羊肉粉汤,为了这事特意杀了一头羊,这不年不节还有肉吃就是打牙祭了,何况这些人都是出门干活的壮劳力,自己哪里舍得吃这么好的料!可不是白给的,自然是要这些人念好的,平日相处的多了,也是知道他们的人品的,吃人的嘴自然是软的。

    几条羊腿就都送人了,李强家还有个小娃,缺油水哪行,还有李阿婆,陈四这些,但凡以前帮过的他们是能帮就帮,毕竟这世上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几家自己情况在那摆着还能想着帮衬一下,光这情谊就够了。

    再加上里长族老,多的没有,这次杀了头羊,羊肉一家总要送上个一碗的,平时还好,现在世道乱了,人心不古,但凡一个不小心就会招来祸患,凡事都得小心处处都得周到。

    虽然有井了,但今年的年成也定了,尤其是西山,怕是颗粒无收了,也幸好还有些家底,不至于饿肚子。

    粮食一次又一次涨价,他们自然没心疼钱,粮仓都存满了,还有一部分没进村直接偷偷拉到西山半腰的山洞里藏着,以防万一,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不能把底牌都亮出来。

    到底西山如今是自家的,出入的人少,再者没人会往那想。

    他们没那么大的能量保得了众人,至少自己这一大家子得保的住。

    山洞非常大,是一次安夏渊追赶一只狐狸找见的,宽敞又隐蔽,最主要的是有水源,安夏渊一看见就知道这是个天然的藏身之地,因此他们决定把这个山洞占为己有,洞口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