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75
    了等辜子晟回来做了吃,压根儿没心思想别的。

    好好一个高门贵介公子,在这都快混成农民了。

    这人也是个隐形吃货,被辜子晟把那点子属性全发掘出来了,提起吃的那叫一个积极。

    说起来这一家子也都是心大的,也可以说是坦然,不论是良善好心的李平,漠然自我的辜子晟,只知道埋头苦干的李大全,几乎不与人交际的李奎,还是冷煞傲岸的安夏渊,他们都有些不愿别人了解的过去,他们的经历都非常人可比,也是如此才有这般模样,哪怕如今他们共聚一堂,相安无事,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卸下一层防御的,一旦有了变故那层防御就会冒头。

    相对于李平的惊讶,辜子晟是一点儿不觉得意外,在他看来战场上下来的兵油子就是杀人的机器,弄死几只野猪简直就是小意思。当然这也是见识过安夏渊武力值爆表才敢做想。

    天已经黑了,太晚了来不及烤乳猪了,而且在镇上折腾了一天也够累了,晚饭就简单做了个蒜苔炒肉,韭菜炒鸡蛋,酸辣土豆丝,家常豆腐,萝卜排骨汤,配着米饭,家里人多,饭菜做的量也大,大家还是吃得相当舒服的。

    自打来了异世,辜子晟的厨艺进步的蹭蹭的,本来还想等李平成亲,让他媳妇儿接手厨房的事,谁知道那亲没成成,也不是没想过找个厨子,只是听说今年开始灾害不断,忙活着储备,没顾上这事。

    做饭这事暂时还是落在他手上了,尤其是多了安夏渊这家伙,毕竟其他人对于饭食一贯以饱为重,加之不曾试过更加好的了,安夏渊则不同,说到底是王侯贵胄,衣食住行是有条件要求就要最好的,虽然不会做,但吃还是会的,自然也能提出不错的建议。

    村里的小伙子到山上一看,对安夏渊也是崇拜不已,有这功夫在哪里不能活的好?

    里长笑眯眯的看着那几头野猪,这还是今年他最开心的一天,天旱田里庄稼长的不好,能有这些野猪肉打牙祭自然是最好不过的,说出去他这个里长也有面子。

    村里每户人家都分到了一大块肉,上山的人家自然多分了一块,大家都知道这是李平家的客人猎到的,有心人自然投桃报李,别的东西没有,自家的鸡蛋,挖的野菜都会给李平他们送来一些,心里也清楚人家不少这点儿东西,不过是一片心意,谁的东西也不是刮风刮来的。

    他们也没矫情直接收了,有些事不好说,所谓的升米恩斗米仇,有来有往才是相处之道。

    辜子晟没负众望,午饭做了烤乳猪,野猪肉硬,担心不好吃,特意把内脏去干净,往里面塞了些涂抹好调料的野鸡,蘑菇,木耳之类的调味,然后把猪崽表皮划开,涂抹上调料,烤的过程中又刷了一层蜂蜜,蜂蜜还是山上采的野蜂蜜,早早的香味就飘到众人鼻子里了,馋的不行,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啃一口。

    就连吃过御厨做的安夏渊都直叹味道绝了,辜子晟略得意。

    告别了从前,如今的辜子晟对吃食也是要求很高的,这后半辈子他可是要好好享受生活的。

    作者有话要说:

    安侯爷的小剧场

    安夏渊:惹怒本侯,就要有没命的准备。

    许挽尊:将军何必动怒,您看哪个不顺眼,属下替您除了即可。

    安夏渊:本侯想念辜子晟(做的菜)了。

    许挽尊:……(哼,总有一天将军……)

    安夏渊:陪本侯去猎场跑一圈。

    许挽尊:是,将军(和将军两个人去猎场)(∩_∩)。

    第37章 苦夏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的智慧相当厉害,万年来慢慢变成万物之灵长,因此人凌驾于万物之上,权御天下。

    然而人类也是相当脆弱的,人命如纸薄,尤其是下层穷苦人家,死就死了,除了自家人谁会把这当回事,那些当权者哪会在乎?

    当一个人的命和地上的蝼蚁一般,还有人在乎他的死活吗?呵,所谓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善良真的会存在吗?即使存在也不过是少到见之稀罕,弱肉强食方是人的本色。

    这一年南方水灾严重,淹毁一村一镇的不在少数,这种情况下,大量人失了家园,没了安身立命之根本,逃荒的人越来越多,纷纷北上,都府情况自然好上一些,可流民多了那些都府也不可能放任自流,如此还是有流民不断涌入宁远镇,偷盗抢劫时有发生,可是能怎么办?

    就算明令禁止放流民进来,总有人有那么点怜悯之心或是偷偷摸摸把自家亲戚带回去,亦或是那些流民伪装了趁乱混入镇中,如何杜绝后患?这么多人北上,吃什么?逃难至此的哪个还有钱不成,到了这种地步,人命比不上一口吃的,杀人越货仿佛成了默契,追究责任是要抓根本的,这流民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涌入帝都,无非是口头上说说,真正落到实地的解决问题哪那么简单。

    今年天不遂人愿,灾难重重,便是北方中原虽未受水灾,但旱灾也是相当严峻,很多庄稼都被晒死了,山里的野菜早连影子也不见了,能挖的不会留下半棵,就是树大根深的灌木的叶子都稀稀疏疏的,往年这个时节大多数人家菜园子的菜都能吃了,今年是没指望了,早早就被大太阳烤熟了。

    李平家自然就成了村里的香饽饽,有水井舍得浇水,园子里的菜长势喜人,村里不少人都会来换些耐吃的菜回去尝尝鲜。

    长得最好最快的是韭菜,一茬一茬的他们一家根本吃不完,也不是天天吃的个事。

    有时候去镇上就给王子昭带上一筐韭菜,其他像芥蓝,黄瓜,苦瓜,豆角,白菜就带的少了,虽然菜地就有一口井,但是家里用水量也大,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水自然是省着用为妙。

    在槐花盛开的时候,辜子晟指挥着男人爬树摘,就算开的不多,一大家子人也是摘了不少,在院子里晒干备用。

    槐花韭菜盒子,槐花韭菜鸡蛋包子,槐花炒鸡蛋,槐花炒粉条,味道也不错,也能吃个新鲜,偶尔吃吃还是不错的,连着吃了几顿,剩下的一些就装袋子里挂在房梁上储存着以后吃。

    菜盒子,包子也给李强家和李阿婆家送了一些,这两家和他们来往的最多,大家平日关系也好,吃个什么好的,新鲜的总会互相送点尝的,都习惯了。

    地里庄稼就是浇水也长势不好,温度高,太阳毒,所幸开春看气候不好,他们多种的都是苞米,苞米耐旱产量高,估计到秋里能收获多些。

    村里的学堂还没建好,小安几个都去外村学堂念书了,每天都有人接送,毕竟不是本村,离的不近,不敢托大,接送人一般都是李平,辜子晟和安夏渊三个人轮流着,全叔和奎叔平日都耗在西山了。

    村里没几个孩子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