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74
    ,把他当成了值得交往的朋友了。

    当然这事辜子晟真正做的不多,很多事只要一环偏了,环环相扣,结果也大不相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更新了~( ̄▽ ̄~)~

    第36章 野猪

    整个春季都没有下过一场大雨,毛毛雨也只下了那么一两次,可想而知今年的年成是好不了,村里人也是着急上火,偏偏束手无策,靠天吃饭,老天爷不给面子有什么办法。

    这种气候,根本没办法种植,水稻田也不敢多浇水,如今河流明显变窄了,这种情况下各家各户用水都是能省就省,年轻一辈的没经历过灾荒,不过村里的老人哪个没经历过天灾,没水喝没粮吃,啃树皮草根的那种日子,并非日子好了就能忘记的,因此遇上如此情形,大家自发的开始节约屯粮,但凡家里有点钱的都会准备一些东西,粮仓也是能储藏就储藏,各家的地窖都存放了不少必备品,盼望着能度过这个年。

    就是家里实在没钱没粮的也是抓紧时间挖野菜,制作成干菜储存起来,放着慢慢吃,担心天继续旱着,连菜也种不成了。

    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下,李平他们也是没少屯粮,这段日子更是没少往家里拉东西,生活必备品在地下室存了许多,就现在家里的人能吃个两三年,为防万一也是大费周章,丝毫不敢大意,跌一次年成得很长时间才缓的过来,而且朝廷不会因为灾害减免赋税。

    这一天是李平和辜子晟一起进城的日子,安夏渊则是带着几个孩子进山了,通过近来的观察,对于安夏渊的武力值是完全相信了,就是遇上熊瞎子估计也可以全身而退,李平很放心把孩子交给他带。

    武力值爆表的家伙要是能一直待在这,就赚大发了,不过辜子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那身气度、武艺,绝非等闲之辈,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回去的,人这一辈子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了。

    至于全叔和奎叔都耗在西山了,几只羊也跟着在西山吃草游荡,两人成日忙着挖水渠,把山坳的泉水引到圈好的林里,西山那片开了很多荒地,大多种的是苞米,土豆这种耐旱产物,地里旱的厉害,隔段日子就得浇一次水,便是如此,庄稼长势依旧不是很理想,干枯的厉害。

    吃过早饭,小安负责把煮好的食给阿财阿满和小猪崽子倒进食盆,一般情况下都是李平煮猪食的,因为是小猪崽子,吃的比较精细,煮熟的土豆杵碎拌着猪草,这个时节土豆都发芽了,人不能吃了,所以每次都煮一大锅土豆够猪吃几顿的,猪草多是小安小喜他们拔的,有时候安夏渊也会跟着凑热闹,也会揪树叶,像榆树叶子,杏树叶子猪都很喜欢吃的。

    马草是全叔和奎叔顺带着打的。

    至于两只狗也是要单独给做饭的,如今这两个家伙养的非常漂亮,油光水滑的,不放调料白水煮的肉,偶尔也会喂它们肉汤拌饭改善伙食,都是喜欢动物的人,家里这些动物吃的都相当丰富,小日子过得倍棒。

    大家都有任务,这会安夏渊提着猎叉抱着小乐领着小安小喜进山,新年里没雨,地里旱,但凡能吃的野菜都被村里人摘了,安夏渊他们自然不是去摘野菜的,而是进山逛,一个是长于兵营的贵公子,三个则是被辜子晟勒令吃喝玩乐学习的小家伙,重活哪里肯让孩子干的。

    这些懂事太早的孩子总是能戳中他心里的软处,惹人疼爱。

    说着不着別际的话,悠悠荡荡的往山上走。

    正午将过,休息好了的几人正想去山腰瞧瞧,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这个春天大家都像仓鼠一样努力往窝里搬东西储藏。

    安夏渊耳力好,隐隐约约听到野猪的声音,不敢大意,紧着把小乐抱到一侧的大树上,让小安小喜也爬上去看着。

    “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下来,小安你是哥哥要管住两个小的。”兵油子安夏渊还是很得孩子缘的。

    话罢自己拎着猎叉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赶,怕野猪冲撞了孩子。

    不多时野猪凄厉的叫声响彻云霄,躲在树上的孩子紧紧抓着树干,一点声响也不敢发出。

    他们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再听不见野猪的叫声了,还是没等到安夏渊回来,小安深吸一口气,准备跳下树摸索着去找找看。

    小喜小乐不让,害怕的抓紧自家哥哥,到底是孩子,虽然躲在树上什么也没看见,光是野猪凄厉的叫声就够令人心寒了。

    拉拉扯扯的最后小安也没能下去找人,到是等回来了精疲力尽的安夏渊。

    “好了,都下来吧。”无力的找招手,靠着大树坐下休息,就是安夏渊仗着一身彪悍的武艺,这时也是累极了。

    缓过劲来,安夏渊带着三个孩子去看野猪,好几只野猪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怕血腥味引来什么大的野物,安夏渊皱着眉头,把野猪提到一侧的大树底下,寻了些树枝野草遮挡着,方才扛起一头野猪,又指着一头野猪崽子,“小安和小喜把这头抬上,咱们回家,等你们晟哥回来做烤乳猪吃!”

    似乎已经闻到香味了,抿抿唇,“小乐走中间,小心看路。”

    一进村就收到众人羡慕嫉妒的眼光,这么大一头野猪,光吃肉就能吃多久,白得的东西能省多少钱!

    自从李平家日子过的好了,村里就有人的心里不平衡了,一副那些都该是自家应得的,要不是知道李平辜子晟跟镇上有些关系,只怕早就搞出幺蛾子来了。

    安夏渊从来都是在别人眼光里长大的,冷着一张脸,指了个半大小子,“找里长来,我有事说。”多半句话都懒得说。

    放下野猪,也不搭理别人,围着看热闹的也就嘀嘀咕咕的,没人敢搭话,安夏渊和别人不同,是在战场上打滚的铁血将军,煞气重,威仪也重,寻常人根本受不住。

    等里长来了,就把山上的情况说了,“山上还有几只野猪,就在山腰那块的大树底下,里长安排人抬回来好分给村里人。”

    话罢扛起野猪带着孩子往回走,根本不管那些人的惊惧害怕,似乎打死几只野猪根本不值一提,此后村里人对于李平一家是敬畏又倾佩,任何年代在绝对武力面前都是如此。

    里长高兴坏了,不管怎么样,有了几只野猪,够大家好好吃一顿了,而且李平他们定然不会要钱的,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当然里长也没忘记撂话,“谁要是说些有的没的,这肉就别想了。”提前嘱咐好,以免得罪了那一家子。

    村里那些本来有些不正心思的人不禁庆幸自己没真的做点什么?

    因为这事日后替他们省了不少麻烦,当然他们是不知道的。

    安夏渊一回院子就让小安去烧水,准备收拾这两头野猪,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