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70
    会错的。

    婚礼眼看着到日子了,他们就把卖零食的手推车送给了李阿婆,,李阿婆也是一把巧手,会做些好吃的零嘴,可以提前做一些耐放的,现吃的就用的上这工具了,多赚不了至少也够他们一家人生活了。

    以后李平成亲了,估计他们也是不去卖这些东西的了。为这辜子晟还特意托了王子昭照看着点,李阿婆年纪大了,出了事就不好了。

    不论自己怎样,以后李平有个媳妇,再生个娃就圆满了,孩子他还可以帮忙带,反正他是不会有自己的血脉了,李平的孩子肯定会和小安他们一样萌萌哒又乖巧懂事。

    辜子晟想的很好,只是李平心里的不安随着成亲的日子越发重了,家里多出来个人,子晟真的不会走吗?这个问题日日徘徊在他的脑海里,许是如此也让李平实在无法待见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将要成为他媳妇的女人。

    其实李平是真的想多了,辜子晟不会轻易离开的,他比谁都清楚,回去的路不好找,而且回去了也不过孤家寡人一个,这里是他亲手建的家园,所以他都不会随随便便离去的。

    作者有话要说:

    祈愿:平安

    第34章 救人

    春天里百花开,辜子晟带着小安几个一起去地里摘野菜,这个时间苦菜长的正旺,虽然顾不上拿去卖了,但可以自己做来吃,摘了一筐苦菜又一起去西山采桃花,等婚礼时正好可以做个桃花卷,好吃又上档次。

    满山遍野的花朵争先恐后的显摆着,唯恐注意不到它们。

    而桃花深处睡着那个美男子,凌厉的眼角眉梢,即使梦中也皱着的眉头满绣流云纹锦服上落了片片桃花,这景象倒像是桃花林中一神仙,飘渺云烟远,濯濯君子兰。

    要不是从那人处传来的闷哼声,辜子晟都要以为是误入仙境了,不怪他会这么想,实在是他的科学观经历过穿越这事早就崩坏了。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就有桃花山上桃花林,桃花林里桃花君的传说现世。

    “晟哥,这个大哥哥好像受伤了,我们带他回去好不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孩子自然也不例外,小乐皱着小眉头拉拉辜子晟的衣角,“长的这么好看的大哥哥肯定是个好人!”啧,颜控真是不论老小呐!

    低头仔细一看,果然华服锦袍上除了桃花还有血迹晕染一片,苍白无力的脸,蹭着泥土的发梢,看样子像是昏迷了好久了,看起来也不像个寻常百姓家里的人,辜子晟有点踌躇,他不想招惹是非,尤其是在这个特权等级世界,他只想安静的过一辈子平平淡淡的生活。

    但真让他对人命无动于衷,他也是做不到的,算了遇见了总不能不管,扔给大夫是死是活就不关他的事了。

    最后就是小安背着苦菜筐子,小喜背着桃花筐子,辜子晟拖着这个桃花君回去的。

    把人拖下山碰见了李平,辜子晟的打算就变了,合力把人跟家里抬回去。

    “平子,又捡回来人了?你啊真是什么人都往家里捡,要是碰上个有歹心的咋个整?”

    “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啊,以后有你吃亏的时候。”

    也不乏有人羡慕李平的运气,上次捡回一个辜子晟,从村里的破落户一跃成为家底颇丰的新贵,如今又捡回一个,说不定又是一个贵人。

    无语的看着赤脚大夫被拽来翻了翻男人的眼皮,把了把脉,摸摸下巴就算是了事了,大手一挥开了几副补血益气的方子这事就算完了,看的辜子晟直翻白眼,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医生,哪个病人遇上了就端看自己的造化了。

    “没什么大碍,这人身体强健,过不了两天就活蹦乱跳的。诊金嘛就给我些吃食抵了,多拿点青菜和韭菜。”袖子一甩不知道的人还真会认为这是个世外高人,可惜一开口就原形毕露了。

    听的辜子晟很是无奈,怎么他认识的人都这么重口腹之欲,“有刚腌好的酸笋,要不要?这个直接吃炒菜都可以!”他敢断定这赤脚大夫肯定光要酸笋了!

    “可以直接吃?”大手一挥,“都拿成酸笋。”

    要不是会点医术,这人饿死的可能性忒大了,人懒还不说找房媳妇儿好好过日子,成天就知道游荡侃大山。

    怎么说人也弄回来了,血迹斑驳的锦衣是不好让男人再穿了,猛然看着了会吓到孩子的,拿了自己的旧衣服和李平帮忙给换上。

    “这玉佩估计值不少钱?”拇指轻轻触摸着从男人腰间取下的玉佩,莹白光洁没有半点杂质,玉佩正中刻着安字,估计是什么传家宝吧?

    “这个上也有字。”小乐指着丢在一侧的汗巾,对于这个长得漂亮又穿的好看的男人小乐抱有高度热情,一直围着他转。

    “我看看,嗯,夏渊。”长眉一挑,似笑非笑,“啧啧,看来还是个风流贵公子啊,大概是谁家姑娘给的定情信物。”

    抿了口凉白开,拍着小乐,“这人估计是姓安叫夏渊或者字夏渊,也可能是给他玉佩的人名字里有个安字,果然是祸水泱泱,看看把我们小乐迷的都不理晟哥了。”佯装难过的把头耷拉着下巴倚在李平的肩膀上。

    急的小乐直说不是,没有不理晟哥,拽着辜子晟的衣袖委屈的不行。

    “傻瓜,没看见你们晟哥在逗你玩?瞅瞅这嘴都快笑到耳根子了。”伸手把装受伤的家伙的脸扭过来对着小乐。

    “晟哥没有生气,哦,那就好,吓死我了,晟哥我就是好奇他为什么会在桃林的,是不是神仙哥哥,我最喜欢晟哥了,和喜欢哥哥们一样喜欢。”抱着辜子晟一只胳膊撒娇。

    “小乐乖,小安你看着他点,醒了就叫我们。”拍拍小安的肩头,“大哥走,我们还有那么多事要做。”

    两人把猪舍收拾干净,铺上秸秆,这也是为了好收拾,免得那味把人给熏臭了,到时候可以产生沼气,不会太麻烦,过两天猪仔来了可以养了,第一年也没打算多养,就订了五头猪仔。

    原来的几只羊,除过婚事需要杀的,就剩下一只小羊羔和一只母羊了,这次准备再买个三四只,反正西山大着呢,到时候让全叔捎带着看着点,不行就拴个绳子系着,不怕它跑了。

    晚饭时那人还没醒,李平给喂了点水,把药给灌进去,天还没回暖夜里冷,只得把人安排在他们一家现在住的堂屋,也就是新房隔壁那间屋,成亲前新房不能随意出入,他们就都住这个堂屋了,那人就睡在木床上,有个动静他们也能听见。

    奎叔他们倒是叫安排在他们住的厢房,不过人到底是辜子晟救回来的,总不好放着不管让别人忙活的道理。

    “今年怕是年成好不了,这天旱的,庄稼都干死了。”拨弄着焉搭搭的麦苗,眼带忧愁,靠天吃饭的庄稼人最怕老天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