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67
    红包给的也是很丰厚的,给里长也是送了两只兔子一斤猪肉的,自打他来了,里长就没少帮他们,以前更是没少给家里送吃的。

    总归是定了亲,不过几日就是成亲了,穿越以来这也算是干了件大事,只是心里空落落的,尤其是搬出了一起住的里屋住进隔壁的堂屋,这种郁结更深,就连傻乎乎的小喜都察觉到了。

    “晟哥,你为什么不开心?”

    这么明显吗?那大哥是不是也知道了,扬扬嘴角,“哪有的事,就是想到家里多个人有点不习惯。”

    “晟子是不是也想娶媳妇了?”

    “以后就有新媳妇做饭了,晟子就轻松多了,咋还不高兴了?”

    “全叔说的对,是我想差了,快干活干活,围着我一会儿就没好吃的了!”什么伤春悲秋都是纸老虎,一戳就穿,赶紧伸手上去摘榆钱。

    从小就爱吃榆钱,生吃了不少榆钱,怕吃坏肚子,辜子晟决定做做蒸榆钱饭吃,就当零食吃。

    洗净沥干的榆钱,撒上干面粉搅拌均匀,保证每个榆钱都沾着,适量撒点盐拌均匀,放入垫有竹篾蒸笼码齐整。大火蒸至蒸笼四周冒出腾腾热气后减小火候,过二三分钟后就能熄火了。出笼的榆钱饭金黄松软,清香弥漫。

    可以直接吃,也可以用蒜末,青椒粒,醋,辣椒油调好汁拌着吃味道也是不错。

    贪食喜新,辜子晟对吃的虽然说不上太讲究,但也绝不委屈胃袋。

    第32章 爱情

    年初新皇颁布诏令,废除前朝的两税法,下令征收人头税,比往年多了一倍不止,据说是为了赈灾,南方水灾十分严重,粮食奇缺,幸好去年也是赚了些钱,像王子昭给的分红那部分都在永宁钱庄开户存了,永宁钱庄算是皇族开办的,朝廷承认的一种类似官方银票。

    一部分则是留在家里藏起来了是家里的应急钱,还有一些用于日常花销。

    零碎赚的都放着零花,比如这些日子卖零食的那些钱,如今要给李平娶媳妇儿,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果然还是需要努力赚钱的。

    看着富丽堂皇的铺子,李平皱紧眉头,不愿意进去。

    “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买好的省的以后再买不是?再说咱们又不缺这点钱,何必让旁人说三道四的?”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我想给你举办最好的婚礼,我能给起的最好的。

    “那也没必要,庄户人家没见谁穿金戴银的!”子晟这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太浪费了!

    相识已久,李平想什么他轻易就能看得出来,“好大哥,大不了我再多想想法子,很快就挣回来了。”我赚了那些钱不就是为了给在意的人花吗?要是别人一个子儿都嫑想拿到。

    直到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爱着这个算不上出色的男人的,比喜欢更多的爱,不是一时的兴起,而是想一世的相守,从开始就注定这场爱情里输家永远是他辜子晟,所以后来的事大都是意料之中的,诚然也盼望着□□,但天下间哪有那么多好事?还能都让一个人占了的?能遇见他,能陪着他,已是上天的恩赐,不论他倾心与否,辜子晟只知道自己爱他,所以定要他活的比谁都好,要他一世顺遂,悖逆伦常的爱何必拉他跳进这泥潭受人唾骂,这份爱存放于心底便是,自己从来都不是无私圣母的人,对爱情亦然,只是舍不得罢了,人言可畏,生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爱情太累太苦,何必累他一起受罪,不如一如既往守着他,做个最好的手足,为他撑起最安稳的家,家里有他的娇妻儿女,这不是很好吗?既然爱他,怎么舍得他为这些事茫然若失,为流言所苦,他只要做他的小财主就行,不用为生计发愁,不用担心流言蜚语,安稳的生活便好。

    或许,年轻的时候会不顾一切的追求爱情,可是,如今再也无法做到那种为爱生,为爱死了。

    哈,这其中自然也有自己的一片私心,人心难测,就算当下他是接受了自己的感情,谁又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一生?要是有一天他……宁愿不要开始,埋存心底的话就永远不会背叛,不会分开……

    或许就像宗靖说的那样,辜子晟从来都是最胆小自私的男人。

    喜欢把李平当哥哥一样对待,喜欢他的包容,喜欢他的依赖,也喜欢这个家,有弟弟妹妹,开开心心的,不需要高官厚禄,不需要荣华富贵,赚点小钱,窝在小小村庄,天凉了围着壁炉烤火聊天,天热了在河边戏水抓鱼,没有那些勾心斗角最多不过家长里短,没有奔波劳碌,有的只是安宁清闲。

    为了保住这份清闲自在生活,宁愿一个人守着这段爱情,都说爱情会随着时间变成亲情,这不过是一次到位,少走几步罢了。

    认真为他挑选一房宜室宜家的媳妇儿,为他的婚礼费尽心思,那些麻烦的礼仪也可以请教村里的老人,务必让双方都满意日后方能过的好。

    不是没觉出李平对于成亲的可有可无,但这不足以相信,或许李平只是被曾经的经历所累,提不起劲,再者两个男人在这里所要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情之一字最让人辗转反侧,偏偏割舍不得,爱情往往经不得考验。

    多年前的那场爱情,燃烧了太多热情,分开后再无法轻易去爱,也不敢爱了,那些伤口虽然好了,但疤痕是去不掉的,那种痛也留在心底了。

    时间过的飞快,两家人把日子定了,紧接着就是安床,选的是自然得是“福泽绵延的男子”族长,族长是李家村最德高望重的老人,指挥着把新床移到适当的位置。

    这位置也是有要求的,要依男女双方的八字决定,而安床的住置也不可与桌柜、方橱的尖角相对。

    然后,再由一位“儿孙满堂的女人”即李婶负责铺床,并摆上各式喜果、红绿豆等。

    这下可以让小孩子们出场了,村里没结婚的孩子都可以,所以这安床,来的孩子特别多,热热闹闹的。

    安床后,也是有规矩的,自己或其他成年人不能坐卧新床,寡妇、失婚者尤其不能,但可以先让娃娃在床上玩耍,摇床寓意添丁发财,绵延子孙。

    提前问王子昭借好了两个厨师,还有请了李阿婆,陈四家的,李婶一起置办婚宴,菜水也准备齐全了,这下家里算是准备就绪了,方方面面都不输镇上的婚礼。

    李平一个人蹲着逗弄阿财阿满,摸摸毛绒绒的大脑袋,这会大家都忙着,就他一个人闲着,也提不起精神干活,自从定亲了子晟就有点疏远自己,虽然看起来还和从前一般无二,可是心里不一样了,这让他十分难受又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一天拖一天,就到了婚礼前天,女方家把嫁妆送来了,在这儿嫁妆的多少象征着女家的身份与财富,也是新媳妇过门的底气,但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