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39
    老人的心。

    “爹,晟子不会乱说,我们今早不是还吃豆芽来嘛,豆芽水多,用的大豆肯定少。”他爹这话不是怀疑晟子骗人吗,趁他爹还没来得及开口赶紧打断。

    “二叔也是为你好,怕你吃亏,家人都是这样的。”继续刚才的话题,“掌柜的要求每次送二百斤,一斤五文钱,隔多久送一次得看酒楼卖的快慢,要是加量秦管事会提前通知的,豆芽都要新鲜的,这样他们吃不完还能放着,去了还是直接找秦管事就成。”

    “二百斤,一次就是一贯钱,晟子那我们赶紧发豆芽吧!”兴奋的双眼放光芒。

    但是李二叔拍了他一巴掌,“晟子刚回来连家的没回,等缓好了再来。”

    “不用,我也是想赶紧开始,东子哥先找个秤称上二十多斤,用温水泡上。”

    详详细细叮嘱了所有注意事项,什么时候洒水,按什么比例加,什么时候加更多的谁,什么时候就成了,说完这些事,大豆也泡好了,“豆子泡的不皱就行了,注意一定要放在通风出,绝对不能见光,见光的豆芽会变苦的。”

    盖好湿布压上盘子,以后的事就要他们自己做了。

    “二叔,东子哥以后你们就注意洒水,三四天就能吃了,我先回去,再迟大哥该担心了。”李平打柴肯定够累了,还是快回去做晚饭吧。

    “那行,你就回去吧。”李二叔通情达理的放行,还是让辜子晟松了口气,最怕让留下来吃饭了,软硬兼施的,实在是扛不定。

    等辜子晟出了门,走远了李东抱怨了一句,“爹,我还想留晟子喝酒的,你干嘛让他走。”

    无奈的揉了儿子一把,“傻小子,比起跟你喝酒,晟子更想回家,何必拘这一天,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去把咱家的鸡给平小子送去。”真是个傻小子,还看不出来,这个辜子晟除了李平一家,对谁都淡淡的,能帮忙是会帮,不过挑的可都是对李平家好的,帮衬过李平家的。

    洞明炼达,通透慧智,难怪这人在四邻八乡都能说的上话,也愿意给他面子。

    作者有话要说:

    ~遇见错别字就当他是个迷路的小孩,总有一天他会找到回家的路

    第20章 媒婆

    别过李二叔,辜子晟没能直接回家,莫名其妙被李雨拦住了,看着这人太阳穴就突突的跳,每次看见她,都让人觉得累,为什么能把日子过成那样,把自己折腾的不像人样,听说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不是不没见过娇贵的,上庄李青家女儿,据说生下来病弱,父母是恨不得捧在手心里,要星星不给月亮,从来不让下地干活,哥哥们更是把妹子当个宝,一把年纪了也没成亲,就是怕成亲了媳妇对妹子不好,舍不得妹子受气,即便如此娇养着长大的也没见像李雨一样,实在是无法理解。

    被堵的辜子晟特别郁闷,生怕不招人口舌吗?站在路上唱戏,有人在自家大门口站着看热闹,也有人路过的时候特意放慢脚步,这围观倒不是安了什么坏心,大多女人天生爱凑热闹,八卦的力量壮大,尤其是在没什么娱乐的村里,闲得蛋疼的大有人在,看看戏饱饱眼福这种热闹可不是天天都有的,顺便还能和妯娌分享一下。

    乐津津的看着站在路边的一男一女,要不知道是谁的话,也当的起男才女貌了,用这孤男寡女的八卦下饭,简直不能更好。

    “晟子,你能不能让我去看看弟弟妹妹?如今我就他们几个亲人了,晟子你行行好吧。”眼含泪光,摆着楚楚可怜的样子,面上一副白莲花心底谁知道黑成什么模样。

    这蠢女人说的哪门子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不让你看,脸未免也太大了。

    想给我倒脏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夫人这话说的,难不成是我们不让你看弟弟妹妹了?要是不让你见,还能让小安送布匹给你们姐弟?会让小喜时不时的送些菜肉去?你是大哥的姐姐,也就是我姐姐,你上门我举双手欢迎,你要不想来我们也不能拖你去不是,就是不知道你回村这么多日子了,是有多忙连几步路都顾不上走,如今反倒问我这话,你不愧的慌?”扯扯嘴角,撂了句,“想必夫人事多,我们哪里好意思亲自上门请你去家里,这要是耽误了夫人的大事我们可担当不起啊!”

    “夫人你忙着,我先回了。”真是晦气,拍拍衣袖,架着马车赶紧回家,还要给菜房安铜镜,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在大路上唱堂戏供别人消遣。

    李平已经到家了,一担柴也劈好了,整整齐齐的码在柴棚,等辜子晟回去了两个人就赶紧踩着梯子给菜棚四周都安装了铜镜,摆好角度,这样阳光就能通过铜镜反射到屋里,虽然是细碎的阳光,但是对于这些菜苗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想到很快就能吃到新鲜蔬菜,俩人都是非常高兴的,撸起袖子把屋里的菜盆,木架子排列整齐,腾出来的空隙还可以养一些小菜,多倒腾的种上他们就可以多吃几次新鲜菜了。

    家里新榨了菜籽油,土豆也是刚挖的,辜子晟就想起薯条了,薯条做法其实相当简单,味道也很受追捧,某肯爷爷出品的薯条,味道也就那样爱吃的人却多的很,大安没有肯爷爷可有辜子晟呐,咱野心也不大,不打算做大安的肯爷爷,就做给家里人吃,有事没事嚼两跟,也是不可多得的零嘴,可惜没有番茄酱,不过这不影响他要炸薯条的决定。

    过冬的柴备够了,李平又不是个爱串门的,干脆一起炸薯条,俩人分工明确,李平负责切土豆条,辜子晟负责清洗沥干自己炸。

    辜子晟做饭是不错,不过刀工那叫一个惨不忍睹,笨手笨脚的切个菜跟剁手似的,与其相反的是辜子晟的手指修长看起来也很灵活,问题在于他的手完全做不了精细活,动作起来僵的很。

    李平瞧见了也只是笑笑,知道他的性子,不切完不罢休。

    这些日子他似乎又瘦了,不够宽阔的肩背,支撑着一大家子人,他似乎是什么都知道,总有奇奇怪怪的主意,赚了好多钱,帮了好多人,可自己却不能帮他,接受了他那么多恩惠,自己却只能干点零碎,怕是一辈子也还不完他的恩了。

    很满意成品,辜子晟愉快的笑着,虽然没有番茄酱,特别炸成焦黄状的,这样吃起来味道更好,香香脆脆的。

    “大哥喊小安他们回来吃炸土豆条,要是还有其他小孩也一起喊回来,这个要趁热吃,冷了就软绵绵的不好吃了。”来了几个月也没见他们带小盆友来家里,只是有几个小孩的名字出现的频率很高,大概是惯性使然,从前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孩子又都好面子,故意不带小朋友回家,他小时候就不愿意带小伙伴回家,小伙们们都有爸爸妈妈就他没有,后来和父母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