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38
    十道,有些也没吃过,在电视上看到的,也有在菜谱上瞄见的,也有特意学过的像解酒豆芽汤。

    有段时间应酬太多,天天喝的醉醺醺的,爷爷让他特意到网上搜了解酒汤的做法好给他的做了喝。

    等豆芽发好了,那天早上就炒了什锦豆芽,豆芽炒粉条,肉丝炒豆芽,一个豆芽汤,换换口味,吃得肚皮滚圆。

    给自家留了大概三四斤的样子,还让小安给李东送过去一盘豆芽炒粉条,得让人家心里有个大致样子,不然心里没底。

    糖醋白萝卜片和豆芽吃着对孕妇好,特意多留了些给李强他们家。

    怕下雪封山得多预备柴禾,李平就没跟着去镇上而是进山打柴禾,辜子晟架着马车,带着豆芽菜还有几把韭菜去镇上,这次他没去飘香楼,直接寻着路去了王家,最近王子昭是舍不得离开媳妇儿。

    王家很好找,宁远最大最豪华的宅子就是了,离飘香楼不远。

    看门的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爱搭不理的嗤了句,“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找少爷了。”

    纵使辜子晟听过更难听的话,但也忍受不了如此的轻视,高人一等的鼻孔朝天样实在是欠的很。

    “昭哥家的下人都能替主子做主了?让你叫你家少爷你磨蹭个什么劲?”豪门大家简直神烦,下人比老爷公子还能摆谱。

    “晟弟来了,快进来。”春风满面的招呼着辜子晟进去,“东西让下人拿就是了。”

    啧啧,看那谄媚的样,倒懒得搭理他了,不过是个路人而已,犯不着跟这种人生气。

    “这不是听说嫂子怀孕了,我送些豆芽来,我老家那边说豆芽吃着对孕妇好,黄豆芽有补气养血,清热明目的作用,这不赶紧给你送来了。”

    “晟弟可帮我大忙了,你嫂子就想吃鲜菜,尤其是酸菜,我又不敢让她多吃,不让她吃她就跟我闹别扭。”真是甜蜜的无奈。

    抽抽嘴角,这种炫耀的口气是怎样?虐狗什么的最可恶了!单身狗也是有人权的!

    “元仲,是谁来了?”掀帘出来的女人气色很好,凭感觉就是个利落人。

    马上就忘记辜子晟这个大活人了,狗腿的扶着她坐下,殷勤的递水,“怎么不多睡会?累不累啊?”

    有点不好意思的朝辜子晟笑笑,捶了狗腿的某人一下,“也不看看场合,让人笑话。”

    无奈的看看自家相公,虽然相公以前对她也很好,可是这也太夸张了,恨不得让她一天睡十二个时辰。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辜子晟,晟弟是自己人,不会看笑话的。”以晟弟爱家的德行,还不知是个怎么样的宠妻狂魔呢?

    招呼也没顾上打就冲管家叫道,“管家拿得什么?味道好香。”蹭的站起来三步并做两步冲到白胡子管家跟前。

    “回少奶奶的话,是辜公子带来的。”少奶奶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可怎么使得,少爷也不管管,老管家哪里知道,不是王子昭不管,是管不住。

    接开盖子捏了一片就喂嘴里了。

    “是糖醋白萝卜片,专门做给嫂子吃的,这个能开胃消滞,利水消肿,最适合孕妇吃了。”眼看着一片接一片的吃,赶紧提醒道,“腌菜都不能多吃。”

    示意管家赶紧拿走,急得她眼泪汪汪的,“元仲,再给我吃一片,求你了。”

    一个寸步不让,一个苦苦哀求。

    辜子晟赶紧转移话题,“嫂子,我从家里带了些豆芽,等会让厨房给你做着吃,这个可以多吃。”

    “秀儿,去厨房说一声,快做豆芽。”只要能吃就好,心里却还惦记着吃饭的时候吃糖醋白萝卜片,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真是太好吃了。

    “昭哥这是我知道的豆芽菜做法,都写着了,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个。”

    和王子昭做过几次生意,双方都满意,关系也亲近有什么东西自然先紧着他了,当然也是为了巩固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这很多事都需要昭哥伸手拉拔的。

    “晟弟先坐会,我送你嫂子进去。”安顿好想偷偷摸摸去寻糖醋白萝卜片吃的媳妇儿,叫管家亲自去盯着菜单子,免得泄露,这才缓缓严肃的表情出来。

    苦恼的扶额,“你嫂子怀孕以来,心心念念都是吃的,刚刚还想溜到厨房呢?”

    “嫂子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说不定是你们的宝宝馋了。”

    安慰的拍拍苦逼的孕夫,这种甜蜜的折磨还是好好受着吧。

    “你刚说的豆芽我也看过了,飘香楼自然是不能放过的,一斤豆芽五文,你觉得怎么样?”他刚才看了一眼,这东西水分大,占斤称,就这个价格还是冬天菜少的缘故。

    “昭哥,这次是我们村的李东搞这个,就是原来送韭菜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干,与我没什么关系。”摆摆手,直接和李东去谈,他才不扯上。

    笑着拍了他一记,“这豆芽要不是你搞出来的,我把名字倒着写。”还当他不了解这个家伙,尽想着一些古古怪怪的东西,当然也可能他们的家乡是个古怪的地方。

    “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告诉他,等豆芽长好了,尽快送来,每次给飘香楼送二百斤,至于隔几天送一次要看卖的情况决定,要是有其他问题,秦管事会另外通知他的。”

    那二十道菜给了他八百两银子,这也是王子昭知道他们刚起房子,抬手给的方便,两人心照不宣,没推辞就拿了。

    也许这些菜别人是能想出做法,但是他早,飘香楼早,就为这,这点银子就该给。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朋友之间掺杂着利益关系更要把握分寸。

    路都铺好了,也不耽搁,早做早赚。

    回村就直接去李东家,李二叔正蹲门槛上抽旱烟,味大,炝的人直咳嗽,连脸都憋成红的了。

    李二叔默默掐了烟,“东子,晟子来了。”

    不知道正干什么来的,搞得灰头土脸的。

    “晟子来了,刚整理了下大豆,你看灰尘多的,我去洗把脸。”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盼头啊就有用不完的劲。

    “听东子说你们要弄豆芽卖?”大豆价低,他也舍不得卖,晟小子是个有门路的,要是能赚,也给东子好好办个婚礼,在李家村他们算是过的好的,就这赵树里那犊子还看不上东子,要不是东子喜欢人家姑娘,这亲事他是绝对不同意结的。

    “对,我今天去镇上也是为了这个事的,飘香楼就是东子哥送韭菜的酒楼,他们愿意一斤豆芽五文钱收。”对这个老人观感甚好,沉默寡言,心底善良,一辈子在田里刨食,看的的却清。

    “听东子说一斤大豆能发十来斤豆芽?”要真是这样,他们赚的就多了。

    “我前几天试着发了五斤大豆,得了五十来斤豆芽,这个没问题。”知道老人想什么,辜子晟把自己发的豆芽说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