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26
    就接到家里,多了一张嘴,婆家人的脸就慢慢变了,这么些年又没能给婆家生个小子,男人就开始和村里的寡妇勾搭上了,不禁如此还常常对李雨和李晴是非打既骂,李晴就是接过去的兄弟,姐弟二人干最重的活,只能吃些剩饭剩菜还吃不饱,养的女儿也跟着婆婆欺叨她,整日里非打即骂,实在忍不住了偷偷带着弟弟跑了,被沈家村的人给抓住送回去了,自觉丢了人的男人直接打了李雨一顿,把人关在柴棚,李晴当时被姐姐的推进庄稼地,趁着天黑逃出来了,要不是遇上沈屠户他也是跑不了的,沈屠户也是同情他们姐弟,觉得那家人太不是东西了才把人送来李家村,找族人撑腰。

    李晴少时一直住在李家村,生的弱小时候常病着,所以他爹给起名叫壮壮,村里人都习惯喊他壮子,反倒是大名怕是没几个人记着的。

    “这李雨啊是平子大伯的丫头,出了这档子事,平子能不急吗?”李阿婆接着道,“这沈家太糟蹋人了!”

    李雨丫头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苦命的丫头哪,“雨丫头太可怜了,那些狗娘养的的畜牲!”

    一把拽起李平,又踢了一脚李晴,厉声道,“男人跪天跪地跪祖宗,有事儿就想办法解决,你跪能跪出个结果?”辜子晟无语的翻个白眼,实在是讨厌这种没骨头样的小白脸,白生成男人了,一点骨气都没有的东西。

    当然他也是主观臆断,不喜欢这个把自家人牵扯进麻烦事儿里。

    “李雨,多好的丫头,当年村里多少人想着娶她当媳妇!”

    “那沈财也太不是东西了!”

    “谁说不是?”

    “族长,得给李雨讨个说法啊!”

    ……

    不耐烦听这些人瞎凑热闹,辜子晟抬高声音直接对族长说,“族长这事你要是不管,我就按我的法子办了,家里还等着盖房子,哪有时间耽搁。”至于李雨,要不是李平要管,他才懒得搭理,真要是那么好还能走到这一步?嫁进去那么长时间,连个送信的好友都没有,甚至自己来了这些时日都不知道李平他们还有亲戚在。

    “不是我不帮,实在是帮不了,这村里还有多少待嫁的丫头。”沈家是做的不厚道,但是嫁了人的丫头就是外人了,他不能为了外人毁了李家村的名声。

    一直旁观的沈屠户忍不住刺了一句,“这事要是生在自家闺女身上,早就去讨个公道了。”

    整整了衣袖,辜子晟沉着声说,“在这里谁家没有女儿?谁家没有外嫁的?谁家的女儿能保证夫家一辈子对她好?谁家的女儿准备养在家里一辈子?没有吧?”环视四周,盯着众人,“既然你们的女儿都要嫁人,那你们要如何保证自家女儿不受今日李雨受的苦?而她们受苦了谁又能给她们撑腰?是你们自己?还是任她们受尽折磨却不管不顾?要想以后她们不受欺负就只有我们整个村的人都团结起来,我们足够强硬了才能给那些外嫁的女人当靠山,我们李家村是穷,可再穷也不会不管姑娘们的死活,那些人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没那个本事就好好过日子,否则他对上的就不是哪一家,而是整个李家村!愿意的就跟我去沈家村讨个公道,不愿意的也不勉强。”

    辜子晟说的激情澎湃,其实心里呕的要死,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管这种事儿,这世上人能活成什么样取决于自己,别人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若不是不想遭埋怨,不想李平心里有疙瘩,不想和村里人分心,他还真没兴趣这么干。

    “我跟你去。”李东提着锄头走到辜子晟身边站好,“我不知道以后是不是有女儿,但是我们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接着和李强一起站过来的村里的年轻小伙子就有二十几个。

    “嫂子,帮忙看着点小安他们。”匆匆嘱咐一句,拉着李平一起跟着李晴和沈屠户,一个个怒气冲冲的往沈家村赶。

    事实上辜子晟一直以来都不觉得拳头能解决问题,但是在这个世界他相信只要拳头够硬,就不怕打不服,有时候暴力镇压才是最好的办法。

    没等进门就听见一刻薄的女人扯着嗓子骂骂咧咧,“你个不下蛋的母鸡,我们好吃好喝供着你,你还敢跑,你跑啊怎么不跑了,贱女人都是你害的我到现在都抱不上孙子,喂只母鸡还知道下蛋,喂你有什么用?我真是命苦啊,瞎了眼娶了这么个丧门星……”

    李雨被那婆子用手指头一戳一戳的,却连动都不敢动,畏畏缩缩的缩在墙角。

    “姐姐,快起来,有救了,你有救了。”哭的满脸泪水的李晴冲进去挡在女人面前,拉着姐姐站起来。

    李平也想过去被辜子晟给拉住了,那婆子张牙舞爪的挡着,大喊,“你们想干啥?老头子,儿啊,有强人来啦,快叫人啊!”

    “我拦着这死老婆子,你去帮他们姐弟俩。”李强人高马大堵着她。

    早听到响动出来看热闹的围了一圈。

    “里长,里长可要给我们做主啊,这群人进门就欺负我这老婆子,我不活了,这么大年龄还让毛头小子指着鼻子骂!老头子,儿啊,我不活了!”哭天抢地的撒泼耍赖,可惜的是这次她遇上的是辜子晟,跟他比无赖就跟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壮汉子进门就放狠话,“哪个龟孙子欺负我老娘,不要命了!”瞪着牛眼狠狠盯着辜子晟一行人,一巴掌挥开李晴李雨姐弟俩。

    “啪”的一声,壮汉子磕在地上,疼得直咧咧,“疼,疼疼,疼死老子了,他娘的,看老子不打死你。”

    “呵呵,你倒是站起来啊。”笑得温和可亲的辜子晟抬脚朝着男人肋骨狠狠踩了一脚,都能听见骨头咔咔的响声。

    就是跟着来的李家村的小伙子们都觉得疼,没想到这个书生样的辜子晟这么狠,刚才那一锄头估计就打断了沈财的腿,这一脚肯定踩断了几根肋骨。

    “兄弟几个给我砸了这房子。”一群热血小子几下就砸了个稀巴烂,正好出口恶气。

    “你们就干看着他们欺负我们沈家人。”

    这会倒知道拉大旗扯虎皮了,可惜晚了。

    “我劝各位还是不要动手的好,不然你们村的小子以后是别想娶媳妇了,啧啧,这谁敢把女儿嫁进你们村?”拍拍手,一脸端然,“沈家村的寡妇都比旁人厉害,瞧瞧这下家找的可够快,是不是沈家村的姑娘都是如此,要说不是你们这一个个明知是沈财的错,怎地没个人管,今天我们来了还想打人?”

    准备动手的都堪堪停住,这要是传出去他们沈家村还要不要做人了,没必要为这么个东西坏了名声。

    “没天理了,看看我儿被打成啥样了?我的家啊?”这下可是真正的泪流满面了。

    总算舒了口气,可以好好说话了,“沈财我给你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