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穿越之长相依 > 分卷阅读11
    ,是你强子哥和晟子哥给的,吃吧!吃吧!”

    “阿婆,这是子晟用地畔上长的那种开小白花的草做的,子晟说他们家乡把这个叫韭菜,可以当菜吃。”阿婆是个好强的,每年挖野菜比谁家都厉害,家里的地也舍不得佃出去,都是自己拼了命的干。

    “阿婆多割些韭菜,我帮阿婆多做点给娃娃吃,天气热,腌韭菜能放个一两天,最好还是现做,这个很简单的。”

    他是爷爷养大的,有父母和没父母一样,爷爷也是舍不得自己吃,有点好的都给他吃了,恼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看着这阿婆,也是感慨万分。

    在下庄走了一圈,最后还特意给强子哥家留了一些,李平告诉他,强子媳妇怀孕了,胃口不好,强子着急上火的没办法,这些东西味道好,应该能吃得下。

    这会正在院子乘凉,“平子弟弟,昨天送来的包子可真香,我吃了连害喜都好了,嫂子可得谢谢你。”

    “嫂子说什么话,小喜小乐没少烦你,我送点包子算什么,而且包子也是子晟做的。”

    他爹病着,两小的还小吵闹的厉害,他要下地小安要照顾爹,幸好是嫂子帮忙,不然他真的是没办法了。

    “晟子弟弟好手艺!”带了些艳羡的神色,在这个世界女人家哪个不想能有把好厨艺。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客气了,我们两家还要说这种话!”一家之主李叔打断了两人的话,“平子来有啥子事?”

    “子晟做了韭菜盒子和饼,听强子哥说嫂子害喜就送过来了,顺便问问看明天有人赶集不?好搭个车。”

    “强子家的把东西收进去,平子我就不和你讲客气话了,你强子哥去上庄做木活等会回来,估计是有赶集的。”

    他们两家常互相送东西,互相帮帮忙。

    还没进院门,强子就扯着大嗓门说,“上庄李二叔明天赶集,让我问问看谁去,明天顺道捎上。”

    “晟子也来了?”舀了半瓢水咕噜咕噜喝了个够。

    “听叔说强子哥去做木活?”听话音手艺应该不错,不知道能不能做个浴桶?

    “李二叔家的东子准备娶媳妇了,让我给打些家具。”

    “强子哥木活做的好,村里人都找强子哥做。”不知道子晟问这个可是想做什么?

    闲话扯到月亮都升到中天了,才散了。

    第8章 赶集

    就在他们满怀希望的等着明天到来的时候。

    村里就传遍了说是李平穷疯了,连草都要吃了,以前李平娘在的时候他们家可是下庄光景最好的,有十多亩好田,多少人嫉妒他们家,如今这样还不得让那些眼皮子浅的开心死了。

    当然也有人好奇李平他们是不是真的吃草?

    不知道传言的两人不想多生事端,起床后他们给装韭菜的箩筐特意盖了油布,以防不测。

    出门晚了点让等着的李二叔责备了几句,“赶个集怎么还两个人去?你家地少也不能都甩手不干!”年轻人咋就不会过日子嘞?

    两人乖乖听着,什么话是为自己好他们还是知道的,末了略略解释一下这事就算过去了。

    李二叔也不再说什么了,只道,“家里多了人,粮要是不够就找你婶,不敢硬抗着。”

    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说这些也是凭着往日情分,提点提点年轻人罢了。

    对于这种沉默寡言又正直的人来说,说出口的话就是百分百真心的,而辜子晟向来喜欢这样的人,可靠。

    等人齐了,就赶着牛车不再开口了。

    众人也没说什么话,村里人都知道李二叔喜静,惹火了发起飙来贼吓人了,还是装哑巴安全,他可是连里长都敢骂,何况他们这些小辈。

    一路颠簸,辜子晟都想步行了,不过想想路程果断颠着吧,就他这四体不勤的样还是不挑战极限为好!

    天蒙蒙亮起身,走了快一个时辰才到镇口。

    “后晌还在这会合,都走吧。”李二叔说好汇合地方就去拴牛了,牛是精贵牲口,有专门的地方安置,不过得花一个铜板的手续费。

    和村里人别过,李平背着箩筐朝镇中心走,“酒楼都在镇中心,我们直接去?”他也是以前给父亲请大夫的时候看见过一次。

    “直接去,早卖了早安心。”不卖了他们也没钱逛呐。

    叫卖声不停,拥挤的人群,琳琅满目的东西,小吃摊子,杂货担子,零零碎碎的各种东西挤在街道两边,镇子很是热闹,想来发展的很好。

    他们直接去了镇上最大的酒楼飘香楼,这是辜子晟决定的,从一路上打听到的看,这飘香楼的老板是镇上富户王家儿子叫王子昭,王家跟官府有些关系,这飘香楼自然在镇上吃的很开,听说这个王子昭自他掌管飘香楼以来,生意红火的很,是个手段非凡的,而且喜欢推出新式菜品,时不时的聚个会品个菜,正合他们的意。

    人说宰相家的小厮能抵七品官,他倒不知这飘香楼的小二也如此威风。

    “要是你家掌柜知道因为你失去这单子生意,我想你大概就不用干了。”太小儿科了,曾经为了推销产品他连堵那人一个月,缠得人实在受不了只好买了,吃瘪简直是家常便饭。

    很多时候,越是这种底层的人越看人下菜碟,真正有能力有知识的人,大都是不卑不亢也更会为人处世。

    啧,幸亏这会不是正午饭点,不然可有八卦传了。

    眉梢轻挑,嘴角带笑,端的是一派安闲自在,这样子的辜子晟虽然穿的像个农户可没半点农民样,小二见的人也多了,拿不准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又怕他真的是有大生意。

    心下不由犯嘀咕,不太敢赶人了,偷偷找了管事来。

    “你过去招呼客人。”

    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管事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见过的世面多了,看人的眼光也毒辣,“这位客人我是这里的管事姓秦,这里人来人往的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随我来。”带他们到酒楼后面二进院子,“两位请坐,不知客人找我们掌柜何事?”

    “既然是管事,那告诉你也无妨,在下辜子晟和表哥李平想向飘香楼卖一种特别的菜。”

    “我们酒楼菜都是全镇最全最好的,有专门渠道供应,实没必要另买。”这小子难道真有比其他人家菜好的要卖不成?还是耍心眼?

    取了一把韭菜递给秦管事,“就是这东西,你家酒楼可有?”哼哼,韭菜可是好东西,幸好被我发现了,不然就得明珠蒙尘了。

    “小子莫不是耍着小老儿玩,这分明是野草!”不会是穷疯了拿把草骗人吧?

    “我在这干了几十年的活,没见过谁吃这玩意!”

    辜子晟偏头冲李平笑了笑,再次寄出自己海外寻亲的身世,呵,你不知道是你见识短。

    “是